【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社区如家 我爱我家
编辑:吴玲    作者:王方雁 王韵 陈香 何元成   来源:毕节日报   发布时间:2019-05-31

  社区如家 我爱我家

  ——赫章县白果街道银山社区里发生的一些暖心小事

 

  金山、银山社区是赫章县易地扶贫搬迁县城集中安置点之一,计划安置贫困群众3406户13818人。2018年6月,第一批搬迁户入住银山社区。截至目前,已搬迁1762户9036人。他们来自26个乡镇,不同的区域、民族,还有各自生活习惯在这里交汇。

 

  搬迁近一年,广大社区工作人员凭着对社区的热爱,扎根社区、真情奉献,把党和政府的温暖送到了群众的心坎上。他们贴心的服务,犹如一条看不见的纽带,将社区与居民紧紧相连,亲如一家。

 

  居民不再奉行“各人自扫门前雪”的生活方式,而把社区当成一个大家庭,收拾规整、用心呵护。谁家有个高兴事、一起热闹热闹,谁家出现难题,伸手帮一把。

 

  92岁老人彭存弟独居,楼下邻居陈大银生怕她做不了饭吃,经常把彭存弟接到家里吃饭。雷谷兴身患重病的妻子半夜离世,两个儿子都不在身边,雷谷兴感到有些“抓天无路”,邻居徐发琼得知后,邀上一帮人,大家一人出一把力,很快把事情安排妥当。

 

  白果街道办党工委副书记,金山、银山社区党总支书记文兵说:“虽然是新社区,但在我们社区,好人好事很多,让人感动的事也很多。我们的社区就像家一样,让每位居民都感到很温暖。”

 

  “明天早上给他们个惊喜”

 

  3月20日,眼看社区正式成立已经半年多了,居民们也已陆续搬迁入住。

 

  望着整洁空旷的小广场,社区工作人员突然想到了什么,便赶紧买来旗杆和国旗。很快,国旗便在社区上空迎风飘扬。

 

  而工作人员们没发现的是,一旁的吉正学、陈忠友、陈付亮、陈大春等好几个人正望着简单插进土里的旗杆合计着什么,“明天早上给他们个惊喜。”

 

  随后,几人便跑到旁边的恒大工地协调了砖和水泥。

 

  当天晚上7点过,天擦黑,旗杆附近人陆陆续续赶来。比起下午,又多了几个。他们中间有党员,也有普通群众。

 

  十几支手电筒次第打开,拌水泥砂浆、砌砖、贴瓷砖……一直忙到凌晨4点过。

 

  3月21日一大早,社区团支部书记韩赟看着旗杆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但他一时又说不出有什么不对劲,只觉得,旗杆好像没那么摇晃了。突然,韩赟想到了什么,连忙跑进办公室,把社区其他工作人员喊了出来:“看,一夜之间多了个旗台,不晓得是怎么回事,昨天下午下班都还没有。”

 

  一个酝酿了很久的秘密

 

  自两个月前开始,每天下午5点左右,银山社区广场的一头就活跃着一支小小的跳舞队。教跳舞的也是一位孩子,名叫朱余,今年上四年级。

 

  今年3月15日,银山社区正式成立了中国少年先锋队临时大队。朱余被选为大队长。除了成绩优异,喜欢帮助别人外,朱余还有个爱好就是跳舞。没有人教,朱余只能每天跟着视频自学。一天,她突然萌生了个想法:除了我以外,喜欢跳舞的小朋友肯定还有很多,我何不自己学会了又教他们跳?

 

  于是,每天写完作业之后,朱余就在广场上吆喝。最开始是两三个,现在,舞蹈队已经发展到28人。

 

  从生涩到熟练,从害羞到自信,舞蹈队的小朋友们在朱余的带动下,现在已经熟练掌握了4支舞蹈和1个舞台走秀。

 

  这群孩子心里还怀揣着一个酝酿了很久的秘密:“社区里住着那么多爷爷奶奶,他们平时生活也比较单一,我们努力把节目排练好,到六一儿童节的时候表演给他们看。”

 

  “这一回来,就不想走了”

 

  为了求生活,2007年,家住稚街乡大凉山村的陈付亮来到广西玉林,先后在榨干厂和铁厂担任技术工,一个月包吃包住还有6000元的收入。

 

  2018年5月,陈付亮接了个电话,说家要搬迁至银山社区。简单收拾好行李后,陈付亮踏上了回家的路,“谁知道,这一回来,就不想走了。”

 

  道路宽敞整洁,小区环境优美,房子整齐划一,家具电器齐全……新家的种种,都让陈付亮很惊喜,他逢人便夸。好友“撺掇”他:“干脆不走了,社区刚成立,很多地方需要人出力,正好你以前又在村里当过两年副主任,有经验,不如报名应聘个公益性岗位,干起来肯定得心应手。”

 

  每月1470元的收入,和以前的6000元相比,差距有些大。

 

  陈付亮思虑再三,决定:干!

 

  回家和妻子陈艳一商量,陈艳立马急了眼:“你是不是疯了?不晓得你是咋个想的,我们上有老、下有小,两个娃娃还要读书,你这一千多块钱,够哪个生活?”

 

  “国家政策那么好,把家给我们建设得这么好。新社区就像一个新的大家庭,我作为一个共产党员,觉得自己应该为把大家打理得更好贡献点力量。”

 

  好说歹说,软磨硬泡,妻子同意了,父母也很理解他。陈付亮更像打了鸡血似的投入到工作中:每天早上8点上班,晚上10点下班,24小时不关机,群众一个电话打来立马赶到……尽管家里卖的3头牛和2头猪的钱,加上之前打工的积蓄已经花得只剩1万块钱,陈付亮依旧乐此不疲。“不谈工资,我觉得为我们这个大家庭添砖加瓦是一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大家相亲相爱生活在一起,社区才能发展得越来越好。”

 

  从在社区工作开始,陈付亮喜欢在微信朋友圈里晒社区动态。去年12月,社区鸟瞰图上墙,陈付亮照了一张,在朋友圈写道:“这就是咱们的美好家园。”

 

  “远亲不如近邻,该帮衬着的”

 

  刚从独山乡搬到银山社区时,未结婚成家的王永川一贫如洗,身边只有一位瘫痪在床的83岁的老母亲,“虽然看到房子好,家具电器都齐全,但种不了庄稼还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生活,感觉两眼一抹黑。”

 

  王永川以前在外打工。2013年,母亲在家干活时不小心摔伤竟导致瘫痪。王永川是个孝子,还未成家的他自然担起了照顾母亲的重任。

 

  尽管只有两张嘴,可总得吃饭。

 

  正当王永川着急时,社区工作人员敲开了他家的门。王永川被安排进恒大工地上班,每月至少有2000元的收入。不善言辞的王永川很感恩,这下,他头疼的两个问题一下子都解决了:一是和母亲的生活有了着落,二是工作的地方离家很近,中午不但能回家喂母亲吃饭,平时忙完手里的活也能时常回家看母亲一眼。

 

  温暖的事,岂止于此。

 

  没过几天,邻居郑应朝到访,提来了营养品还有一床大棉被。正值冬天,母亲正需要,这床大棉被立马派上了用场。

 

  郑应朝家也一样是贫困户。2013年,在广东打工的他突然查出罹患鼻咽癌,医药费总共花去23万多元。这些钱大多还是管亲戚朋友借的。同在省医一同住院的病友看郑应朝家实在可怜,一位刘阿姨给了他们3000元,还有位孙大哥给了500元。这些恩情,郑应朝都记在心间。

 

  尽管现在每年还需花费5000多元做康复治疗,但看到王永川瘫痪在家的母亲,郑应朝的心就止不住地疼:“想到自己的妈妈,要是她还在世,能搬进这样的社区来住该有多幸福。”

 

  看到王永川母亲盖的被子单薄,郑应朝便连忙和妻子苏成玉跑到街上买了一床大棉被,“远亲不如近邻,该帮衬着的。”

 

  紧接着,五楼家的邻居提来了一袋米,还有些至今不知道名字和不知道具体住哪一栋的邻居送来油、牛奶和其他生活用品。

 

  王永川没想到,搬个家会这样好,邻居会这样好。这个有些壮硕的大汉,禁不住好几次偷偷抹了眼泪。(王方雁 王韵 陈香 何元成)


(编辑:吴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