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一口刀村人:深山峡谷中喜迎新生活
编辑:吴玲    作者:张宏扬   来源:法制生活网   发布时间:2019-05-15
  在沿河自治县思渠镇一口刀村几十米开外,就听到一口刀村万章小学传来郎朗的读书声,整齐又洪亮。


\

 

  走进村里,入眼是干净整洁的村道,错落有致的房舍,在阳光的照耀下,到处都是金灿灿的,一条蜿蜒盘旋的水泥路,连通了全村的陡子、高毛、坳口等11个组,公路两旁,绿油油的果树让人赏心悦目,仿佛铺展开一幅美妙的新农村锦绣图。

 

  这样的景色,放在以前,想都不敢想。

 

  在网上搜索一口刀村,跳出的关键词令人生畏:山高路陡、沟壑纵横、交通闭塞,出行难、生活难、吃水难……

 

  摊开地图就可看到,一口刀村的11个组,散落在形似一把菜刀的陡峭山峰中。整个村坐落在山脊上,地形十分复杂,平均海拔800米,到处悬崖峭壁,出行难的问题困扰着几辈人。

 

  “腰里别着一口刀,日起陡子上高毛,转过坳口到龙湾,日落万丈下凉桥。”这句当地广为流传的顺口溜,说的是走完一口刀村的陡子、高毛、坳口、龙湾、凉桥几个组,要花一整天时间。

 

  高山之下800米是乌江,一口刀村人,看得见水却吃不到水,吃水的问题困扰了一口刀村好几代人。

 

  背水,是一口刀人的头等大事。每天天不亮,村民就背着印桶在泉眼边排队守水、背水,背一趟得三四个小时。

 

  吃水难,怎么办?当地政府对一口刀实施了易地扶贫搬迁政策。

 

  200多公里外,铜仁市碧江区,当地政府帮一口刀人建了新房。市、县、镇三级党委和政府派了驻村干部,搬前做好村民思想工作,搬时分批统一接送,搬后帮助解决就业就学等,扫除了搬迁群众的后顾之忧。

 

  2017年实施搬迁至今,一口刀累计实施跨区域搬迁6批次,共计搬迁222户872人,其中贫困户97户371人,共落实搬迁安置房174套,全面实现应搬尽搬的目标。

 

  搬过去的肖登强开起了“一口刀帮农饭庄”,请的10个帮工都是同村人,给他们每人每月发3000元工资,还管饭;

 

  朱进华在一个新建小区当保安,每个月有了固定收入,从家骑车去上班只要几分钟;

 

  年过六十的田桂花开始注重穿着打扮,学跳起了广场舞,准备在城市安享晚年……

 

  搬出去的一口刀人过上了新生活,那么,留在一口刀村的人们现在又生活得怎么样呢?

 

  如今的一口刀村,基础设施建设基本完善,不再是那个出行难、吃水难、生活难的深山峡谷,村容村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新变化。

 

  目前,国家累计投入资金1000多万元,为一口刀村安装通组路护栏,硬化通组路、产业路及连户路。整合人饮项目资金,维修泵房,新建水池。还利用苏州帮扶资金新建精品李产业水池,新建坝底排水沟渠,新增变压器和4G通信基站。同时新建村委会及村卫生室办公用房,改扩建村小学,实施农村危房改造和人居环境改造,同步实施村庄路灯亮化工程……

 

  路修好了,走出去变得方便了许多,水也不用再去山下背了,一口刀人的出行难、饮水难问题得到了切实有效的解决。但是由于一口刀深度石漠化的土地,800多亩耕地中,25度以上坡耕地占95%,山高、坡陡、谷深、土薄,村民世代耕作却吃不饱饭。生活困难的问题,一度让一口刀人头痛。

 

  “我们把村民的土地按照200元每亩价格流转过来,发展产业。”据驻村第一书记杨采权介绍道,驻村扶贫队采取“龙头企业+村级组织(村合作社)+农户+贫困户”模式,利用苏州援建资金500万元,重点打造精品李子650亩,发展砂糖柑150亩;利用扶贫资金及精扶贷资金,通过飞地建设模式在玉屏县发展食用菌茶树菇产业1500平米;还采取以短养长的模式套种油菜300亩。

 

  “在果园里干活80元一天,加上土地流转金,一年下来少说也有2万元的收入。”和赵碧周一起锄草的朱天武介绍道,今年果子开始挂果了,还可以参加分红。一口刀村的土地种传统产业费时费力还没有好收成,现在种上果树,成了长久产业,不仅美化环境,也让村民的收入增多了。

 

  据了解,驻村扶贫队将苏州援建资金390万元量化到90户贫困户,每户拿出4。33万元入股公司保底分红,每户每年可分红1820元;将57户“精扶贷”资金285万元入股贵州画廊乌江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贵州沿河华驰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实行保底分红,实现3年的户均分红,每户户均分红3600元。

 

  有了产业支撑,有了打工收入,还有保底分红,一口刀人的生活质量得到了明显提升,一些村民已经在村里盖起了新房子。“现在安逸哟,家家有电灯,顿顿大米饭,不用再去背水,车能开到家门口,吃穿不愁,出行不愁。”正在产业地里锄草的赵碧周大声说道。

 

  “头上的贫困帽是摘掉了,但一口刀村人不等不靠、自力更生的精神得代代相传。”村支书朱永学介绍道:“大家正在为今后更长的日子作打算——不管是在搬迁点、村产业园,还是自己去干其他行当,都要干出我们一口刀人的精气神来。”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张宏扬

编辑 吴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