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言献策诉民意 履职尽责促发展
编辑:吴国彬    作者:常玥玥 马春晓 龙兆埏 韦一茜   来源:法制生活报   发布时间:2019-01-31

  编者按:在今年省两会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切实担负起民主监督、参政议政的重任,直言城市发展的对策与建议,走访、调研、座谈,深入了解民情、民愿,细心书写议案、提案,为推动全省经济社会全面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让我们一起听听代表委员的履职心声。

 

  杨永英代表:让老百姓在产业结构调整中“放心”

 

  “产业革命为什么叫革命?正是因为它难,但这是一场必须要进行到底的革命,它涉及到老百姓收入稳定的问题,也是和传统习惯斗争的问题。”

 

  1月27日,在贵州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开幕式后,省人大代表、黔西南州委副书记、州长杨永英就贵州产业革命发展接受采访。

 

  她说,2019年贵州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要以500亩以上坝区和25度以下坡耕地为重点,以特色化、规模化、标准化、品牌化、绿色化为方向,以市场为导向,发展‘专精特优’农产品……”是对产业结构的调整,也是一场深刻的产业革命建设。

 

  “目前,黔西南州针对低热河谷地区实施精品水果种植,这既解决了生态问题,也解决了老百姓的收入问题。”杨永英坦言,过去那些低热地区,种的都是低效值的玉米,一亩地没有几百块钱的收入,百姓如何脱得了贫?

 

  但现在不一样了,通过调整种植精品水果,黔西南州的种地有的亩产值超过了万元,不仅如此,还在坝区实施食用菌、蔬菜、中药材的结构调整。“我们的目标是亩产值必须要超过一万元,目的就是要让老百姓的钱包鼓起来!”杨永英坚定地说。

 

  此外,杨永英还表示,在改革过程中,黔西南州将“让老百姓在产业结构调整中放心”,着力实施“农调扶贫险”。展开来说,就是州级、县级财政加上企业和农民自己拿出一部分资金进保险,如果亩产值达不到2千元的收入,“农调扶贫险”就可以充当“保护伞”,保障他们稳定的收入能达到两千元以上,解决老百姓的种植风险问题。

 

  “所以我说这是一场必须要进行到底的革命,将它做好,就是为老百姓谋福祉!”杨永英微笑着说。

 

  任治奇代表:加大深度贫困县(区)教育扶持力度

 

  2018年,任治奇先后4次深入黔东南州从江县,调研当地教育发展情况。任治奇告诉记者:“今年两会,我最关注的问题是‘教育上的脱贫攻坚’。”

 

  据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介绍,去年我省调增了低于当地公务员工资收入水平的贫困地区中小学教师绩效工资,改造农村义务教育薄弱学校973所。但通过几次调研,任治奇还是深深地感觉到,我省还有很多地方教育发展十分落后,“很多人依然认为读书无用,不如干活养家。”任治奇说。

 

  调研过程中,任治奇不仅看到了贫困地区陈旧的教育设施设备,还看到了老百姓对教育的认知不到位、重视不够,更看到了当地落后的教学方式。“一些学校办学理念、教学管理相对落后,且学校分布分散,很多孩子上学依然要走较远的路程。除此之外,师资力量不足、不强也限制着贫困地区的教学发展。”

 

  “‘脱贫先扶智,扶智先育人’,贫困地区的教育跟上了,学生的思想就跟上了;职业技术学校的师资跟上了,青年人就能有一技之长,就有力量帮助整个家庭脱贫。”任治奇说,“如果不能解教育水平落后的问题,深度贫困县区的穷根就不能真正拔掉,今后再度返贫的可能性很大。”

 

  为此,在今年的两会上,任治奇带来了自己对深度贫困县区教育发展的建议。

 

  “我希望能进一步加大对深度贫困县区教育的资金投入,建好学校,提升硬件设施,同时要加大对优秀教师的引进力度,提高教师各项待遇。”

 

  此外,任治奇还建议,每个深度贫困县区应该统一建好两所学校:一所优质职业技术学校,一所示范性高中,并引导各地州市师资优质学校与深度贫困县区学校对口帮扶,普及先进的教学理念进课堂,切实提高教学质量。

 

  李艳红代表:细化惠企政策与渠道

 

  “目前,省委、省政府在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制定上在不断的优化和完善,贵州民营经济发展的良好机遇期已经来到。但在政策的落地实施过程中,依然存在一些问题。”通过走访,李艳红发现,惠企政策的知晓率不高,宣传力度还不够,存在“政策颁布已久,企业尚不知情”的情况。在执行过程中,某些环节的点位不够精确,这种“误差”积累起来,导致一些政策在落地落实上出现偏差。

 

  对于这种情况,李艳红提出建议:建议有关部门全面梳理惠企政策并细化完善。全面梳理我省出台的促进民营经济发展有关“财税支持、金融服务、降低企业成本、强化市场主体培育、促进企业转型升级、优化发展环境、要素保障、放管服改革”等方面的政策措施,分门别类汇编成册。同时省市县三级要根据省出台的相关政策结合当地实际,制定针对性、实用性较强的配套惠企政策,解决上下政策制定一般粗的问题;采取省、市、县三级联动开展民营企业发展政策进企业、进商(协)会活动,既能帮助企业及时准确的了解政策、把握政策、用好政策,同时促进相关部门深入了解企业实情,更好地为企业助力解困,促进发展。

 

  童辉委员:让“禁摩令”真正发挥作用

 

  省政协委员童辉提交的一份关于进一步规范摩托车、电动车“靠右行驶”的提案,引起了关注,童辉表示:“这都是大家在生活中经常遇到的现象,同时也是呼声很高希望得到解决的问题。”

 

  童辉表示,虽然贵阳市进行了多次针对摩托车、电动车的集中整治活动,但驾驶员始终存在侥幸心理,对自已的违法行为不以为然;违法成本低,少量的罚款额度和极轻微的处罚方式起不到惩或作用;加之贵阳是山城、坡多弯急、没有设置专门的非机动车道等原因,导致主城区道路上仍然存在大量摩托车、电动车和机动车混行,甚至经常进入主车道行驶的现象,违章成了常态。

 

  对此童辉认为,应根据贵阳市的环境特点和交通状况,采取一个切实可行、符合实际的整治措施,为广大市民营造一个安全有序的交通环境:加强路面监管,在城区重要路口、主干道、党政机关附近依法查处违法整治摩托车、电动车不靠右行驶等违法行为;探索设置非机动车等候区,建议有关部门实地考察,摸清情况,利用现有的道路资源实施划定非机动车等候区,有效规范路口交通秩序。

 

  赵蔷委员:探索通过地方性立法突破数据权属问题

 

  赵蔷表示,大数据已经成为我省最靓丽的名片之一,由于我省在全国率先制定了大数据地方性法规,对我省大数据立法的研究更是成为焦点。面对北京、上海等地扬帆起航的态势,如何从科学立法、民主立法和依法立法三个视角来对我省大数据立法工作进行重新审视,通过高质量立法来保障我省在激烈的区域竞争中保持领先优势已经成为一个迫在眉睫的重大课题。

 

  赵蔷分析,从立法的科学性来看,我省出台的大数据条例系全国第一个地方性法规,奠定了我省相关立法工作在国内领先的坚实基础。但在信息技术发展日新月异的当今时代,互联网基础设施即将实现5G的商业应用,人工智能正在加速实现产业化。我省大数据条例由于立法时间较早,其所包含的理念和措施已经不能适应在互联网技术发展的最新趋势,根据省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则,我省将于未来五年内审议通过大数据安全监管条例和政府数据开放条例。而从目前得到的信息看,这些拟制定的法规还没有充分考虑5G技术的人工智能的因素。

 

  为此,赵蔷建议由省人大法制委员会牵头制定我省大数据立法的五年规划,立项研究我省如何在5G时代通过立法应对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融合发展;由大数据管理局牵头组成专班具体负责立法,吸收省司法厅参与把关,立法草案报请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审议通过互联网公开征求公众意见;由大数据管理局研究利用国家大数据试验区赋予的制度先行先试权,探索通过地方性立法对于数据权属问题予以突破。

 

  江岚委员:建立约束机制化解司乘冲突

 

  今年,省政协委员带来一份关于建立约束机制,化解司乘冲突的提案。

 

  江岚通过一组数据说明公交车司乘冲突现象的泛滥。“最高法司法大数据证明,公交车纠纷起因多为车费,上下车地点等小事,合计占近六成;超五成案件发生在车辆行驶过程中,46.4%的案件有‘紧急停车’情形;超半数案件有乘客攻击司机的行为,更有近三成出现乘客抢夺车辆操纵装置的情况;当类似情况发生的时候,有七成发生在市区道路、路口、大桥、盘山路、高速等危险环境下,只有三成司机选择了避让,一成乘客出面制止;就结果来看,案件发生率呈上升趋势、风险成倍放大,后果不堪设想。”江岚说。

 

  江岚认为,司乘冲突不是一个简单的道德问题、素质问题,是极易引发公共安全事件的法律问题、规则问题;社会对司乘冲突的风险和法律后果认识不足,造成直接的人员伤亡。

 

  江岚建议,借鉴重庆万江公交车坠江事件教训,要形成制度和机制,杜绝类似悲剧发生,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从规范司乘行为入手,提高乘车文明,严惩并震慑这种拿全车人生命开玩笑的行为;设置防护措施,切实保障安全,在重点线路、重点时段及重点车辆上配备安全员等;鼓励市民举报对公交车司机不文明、危险驾驶行为,对勇于制止的予以奖励;对于受委屈的驾驶员设立“委屈奖”,并通过诚信黑名单等制度规范,倒逼规范意识与法治思维的提升;最后要加强后果性警示教育和宣传美德。(常玥玥 马春晓 龙兆埏 韦一茜)

 

  (编辑:吴国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