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外人的主张不能对抗人民法院执行行为
编辑:杨琴    作者:杨华敏   来源:法制生活网   发布时间:2018-05-31

  案情简介

 

  申请执行人雷泰清、石开艳诉被执行人贵州华恺置地有限公司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一案,经凯里市人民法院主持调解,于2017年11月24日作出(2017)黔2601民初4227号民事调解书,因被执行人贵州华恺置地有限公司逾期未自觉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申请执行人雷泰清、石开艳向凯里市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凯里市人民法院于2018年1月10日作出(2018)黔2601执22号执行裁定书,冻结了被执行人贵州华恺置地有限公司在复议申请人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凯里金泉支行开立的楼盘按揭贷款保证金账户23601062900000022上的248021.20元,复议申请人于2018年1月15日向凯里市人民法院提出异议,凯里市人民法院于2018年1月29日作出了(2018)黔2601执异2号执行裁定书,驳回了复议申请人的异议申请。复议申请人凯里农业银行不服向黔东南州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

 

  复议申请理由

 

  一、凯里市人民法院执行异议裁定认定事实不清。根据复议申请人与贵州华恺置地有限公司签订的《一手房贷款业务银企合作协议》第六条借款担保6.2款“乙方(即贵州华恺置地有限公司)提供担保的,担保范围为购房人与甲方(即复议申请人)签订的借款合同项下的借款本金、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以及诉讼(仲裁)费、律师费等甲方实现债权的一切费用。6.4.1乙方为个人住房贷款提供提保的,项约定:“乙方(被执行人华恺公司)为个人住房贷款提供担保的,应按甲方(异议人金泉支行)向合作项目发放的个人住房贷款发放金额的百分之三交纳保证金,并存入保证金专户(户名贵州华恺置地有限公司,账号23601062900000022),乙方(被执行人华恺公司)以该保证金专户内的资金为乙方所担保的债务设定动产质押担保”;6.5项约定:“乙方(被执行人华恺公司)依本协议、借款合同和担保合同约定需承担担保责任时,甲方(异议人金泉支行)有权直接从保证金专户划收相关款项”。从此,可知异议人已与被申请人达成了质押合意。二是合作协议签订后,被申请人在异议人处开设保证金账户,并按购房贷款余额的3%多次将保证金存入保证金账户作为质押金,现该保证金账户已由异议人控制,即质押物实质移交异议人占有。三是该保证金账户除缴存保证金外,支出的款项均用于保证金的退还和扣划,不作为被申请人的日常结算账户,满足保证金账户资金特定化要求,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五条规定及相关司法判例对资金构成质押担保的认定标准。因此,异议人对保证金账户23601062900000022 里的资金享有质押优先权,依法受法律保护。二、(2018)黔2601执异2号执行裁定适用《民事诉讼法》第225条错误,应适用227条的法律规定,申请复议人应作为该案的案外人,可以自异议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人民法院查明

 

  被执行人华恺公司与异议人金泉支行于2015年1月21日就被执行人开发的“华恺尚城”5、10幢房地产项目签订了《一手房贷款业务银企合作协议》,该协议约定异议人为被执行人“华恺尚城”5、10幢房地产项提供个人住房不超过一亿元,个人商用房不超过三千万元的贷款。被执行人为项目下的住房贷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并按照购买协议项下房屋产生的购房贷款余额的3%交纳保证金存入在金泉支行开设的保证金专户作为质押,在连带保证责任期间购房人未按借款合同约定还本付息的,由被执行人代为偿还,异议人有权直接从保证金账户划收相关款项。异议人与被执行人双方于2015年1月11日签订协议约定保证金账户名为“贵州华恺置地有限公司”,账户号为“23601062900000022”。至案件审查时,上述银行账户有多笔资金转出,并存入多笔资金利息。

 

  法院另查明,复议申请人凯里农业银行与被执行人贵州华恺置地有限公司所签证的《合作协议》约定的第六条借款担保6.2款“乙方(即贵州华恺置地有限公司)提供担保的,担保范围为购房人与甲方(即复议申请人)签订的借款合同项下的借款本金、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以及诉讼(仲裁)费、律师费等甲方实现债权的一切费用。6.4.1乙方为个人住房贷款提供提保的,项约定:“乙方(被执行人华恺公司)为个人住房贷款提供担保的,应按甲方(异议人金泉支行)向合作项目发放的个人住房贷款发放金额的百分之三交纳保证金,并存入保证金专户(户名贵州华恺置地有限公司,账号23601062900000022),乙方(被执行人华恺公司)以该保证金专户内的资金为乙方所担保的债务设定动产质押担保”;6.5项约定:“乙方(被执行人华恺公司)依本协议、借款合同和担保合同约定需承担担保责任时,甲方(异议人金泉支行)有权直接从保证金专户划收相关款项”。

 

  法院认为

 

  1、申请复议人凯里农业银行属于案外人。

 

  案外人凯里农业银行所提执行异议的性质问题。首先,根据执行异议的性质,执行异议有案外人异议和当事人、利害关系人异议之分。案外人异议是案外人认为人民法院的执行行为侵害了其实体权利,是基于对执行标的实体权利主张阻止执行的异议,就本案而言,申请复议人凯里农业银行与被执行人贵州华恺置地有限公司在签订《一手房贷款业务合作协议》中约定有质押担保条款,据此,主张对凯里市法院所冻结的248021.20元享有质押的优先受偿权,其主张的实质内容是对执行标的主张实体权利以排除法院的执行行为,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之规定,执行过程中,案外人对执行标的提出书面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中止对该标的的执行;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案外人、当事人对裁定不服,认为原判、裁定错误的,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办理;与原判、裁定无关的,可以自裁定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故凯里农业银行在本案中为案外人。凯里市人民法院(2018)黔2601执异2号执行裁定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错误,应该适用二百二十七条。

 

  2、凯里农业银行主张的质押权不合法。

 

  为明确金钱是否可作为质物进行质押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85条规定,“债务人或者第三人将其金钱以特户、封金、保证金等形式特定化后,移交债权人占有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可以以该金钱优先受偿。”这是保证金质押的明确法律依据。

 

  根据以上规定,贷款保证金账户资金作为质押担保,除了满足作为质押的法律规定外,还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要求在形式上以特户、封金、保证金等名称以区别其它金钱,“特户”的字面意思即为特定化与一般账户有所区别的账户,“封金”的字面意思即为封存固定的金钱,以满足担保物公示性的要求;二是要求金钱转移由质权人占有。保证金作为金钱移交银行,欲实现质押功能,不只是名称问题,必须真正实现“特定化”。第一,保证金与担保的相应债权之间,必须是关系明确的,且必须是一一对应的;第二,保证金专户中的保证金,在所担保的债权与债务关系存续期间,金额必须是固定的,不能和丧失担保功能的资金混于一个账户。第三、要体现出银行完全占有该保证金。如果银行仅是利用自身优势和条件控制了债务人资金,以实际控制手段达到担保目的尤其是保证金仍在债务人名下银行帐户中,而不是存在银行自身名下,则不能对抗第三人。

 

  本案中,复议申请人与被执行人贵州华恺置地有限公司签订的《一手房贷款业务银企合作协议》虽然有质押担保条款,但是该账户资金在债务关系存续期间,保证金金额并未固定;《合作协议》第6.2条约定和担保债务为借款合同项下的借款本金、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损害赔偿金以及诉讼(仲裁)费、律师费等甲方实现债权的一切费用,约定的担保债务范围抽象、概括,未明确具体,且《合作协议》第6.4约定,若乙方需要动用该保证金账户内资金需取得甲方书面同意。该约定,可能导致账户资金随意支出,损害第三方债权人的利益。故本院认为该《合作协议》约定的质押担保条款,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85条,关于“特定化”的要求,不具备金钱质押的基础条件第三贷款保证金的账户需要“特定化”。且该案中申请复议人凯里农业银行,仅是利用自身优势和条件控制了债务人资金,以实际控制手段达到担保目的尤其是保证金仍在债务人名下银行帐户中,而不是存在银行自身名下,不合符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85条规定,移交债权人占有的规定。

 

  3、凯里农业银行主张的该权利不能对抗法院的执行冻结行为。

 

  本案中,凯里市人民法院在执行雷泰清、石开艳申请执行贵州华恺,对被执行人在凯里农业银行的银行存款248021.20元采取了冻结执行强制措施,对该保证金采取的仅是冻结措施,属于控制手段,并未实质损害凯里农业银行所称的优先受偿的权利。而且现行法律及司法解释无禁止性规定人民法院在执行案件时不能冻结该类性质账户上的资金。且法律规定,人民法院在办理执行案件中,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的规定,认定建筑工程的承包人的优先受偿权优于抵押权和其他债权。但消费者交付购买商品房的全部或者大部分款项后,承包人就该商品房享有的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不得对抗买受人。本案中雷泰清、石开艳已向被申请人贵州华恺置地有限公司支付了全部的购房款,凯里农业银行主张的质押优先权不能对抗买受人雷泰清、石开艳。故凯里农业银行其主张的权利不能否排除凯里市法院的执行行为。

 

  裁定结果

 

  综上所述,凯里市人民法院对该异议案件的事实审查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五)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撤销凯里市人民法院(2018)黔2601执异2号执行裁定,发回重新作出裁定。

 

  本裁定终审裁定。(杨华敏)

 

  (编辑 杨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