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体验监狱民警一天工作
编辑:吴玲    作者:杨婧   来源:法制生活报   发布时间:2018-03-22
  在城市繁华喧嚣的背后,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默默无闻地坚守在高墙内,用勤劳和汗水守护一方平安,维护社会安全稳定——他们就是监狱人民警察。

 

  3月16日,记者走进贵州省王武监狱,零距离体验监狱人民警察陈会远的真实工作状况。

 

  任何蛛丝马迹都不容忽视

 

  当天清晨8时30分,记者在王武监狱十五监区见到当日值班监狱人民警察陈会远时,他正在清点该监区的服刑人员人数,紧张忙碌的一天开始了。

 

  “今天你也是‘监狱人民警察’,也可以对监区开展巡查,我先看看最新的警情简报。”陈会远说,当天他当班,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与昨天值班民警交接工作,看是否有无异常情况和重点警情。

 

  随后,陈会远带记者来到王武监狱习艺车间。室内有百余名服刑人员,但没人交头接耳,大家都在专心致志地操作。陈会远说:“组织服刑人员进行学习和培训,让他们出狱时都能熟练掌握一门技能,将来能够自食其力。”

 

  记者在监区内巡视了40余分钟,并未发现任何异常。但对于记者的巡查结果,陈会远似乎并不满意。他像往常一样,仔细对习艺现场的劳动生产纪律、劳动工具、消防通道等进行不间断的巡查。

 

  上午11时,正准备带服刑人员开展手语工间操的陈会远发现服刑人员康某右手撑头,好像很难受。他马上将康某带出习艺车间询问,康某说自己突然发烧,感觉不舒服。陈会远立即与监狱医院联系,马上带康某就诊,待他口服了退烧药、打了退烧针后,才带其返回监区。

 

  返回监区时,已是中午12时,陈会远没顾上喝口水,又组织服刑人员集合,清点人数无误后带入餐厅就餐。

 

  “监狱人民警察最大的压力是安全压力,刚刚那名服刑人员的右手,有个摸额头的动作,表明他可能不舒服。”陈会远的职业,让他时时刻刻也不敢松懈。

 

  看“情绪晴雨表”,读懂喜悦悲伤

 

  待服刑人员就餐完毕,陈会远组织他们列队回到劳动现场,对他们上午的工作进行简要点评。此时他才稍微松了口气,去吃工作餐。

 

  午饭后,陈会远没休息就直接去了监舍,对安全情况进行巡查。

 

  记者在服刑人员监舍内看到,床上的被子叠成豆腐块,洗漱用品摆放整齐,地上一尘不染。墙上挂着行为规范图例。“服刑人员每天的生活、学习和劳动都必须按照这个规范严格执行。”陈会远介绍说。在每名服刑人员名牌的下方,都有一个代表当日心情的“情绪晴雨表”,或笑脸或皱眉或悲伤。这些标志能让管教民警知晓服刑人员的情绪和心情,以便及时介入和调节。

 

  在监舍的通道口,墙壁上挂着的“监狱淘宝网”的电子触摸屏引起了记者的注意。点开主页界面,看到里面销售的有衣服、鞋子等生活必需品。“这是服刑人员个人资金及消费管理系统,属全国首创。”陈会远说,“每个监舍通道都有监狱淘宝网终端,服刑人员可用账户内的个人资金和劳动报酬购买。”

 

  内务检查结束后,记者跟着陈会远逐一检查水龙头手柄、门把手等居住环境内物品的破损情况,排查室内的窗户、栅栏是否牢固,排查监舍内是否存在可悬挂绳索的支点、横梁等。

 

  检查完毕无异常,陈会远继续回到习艺现场,对劳动工具、重点部位进行清查。然后,他在习艺车间一呆就是一个下午。

 

  下午5时30分,陈会远开始组织服刑人员收工就餐。

 

  等陈会远再次返回监区时已是晚上7时。他迅速吃完饭,又接着组织服刑人员学习时事政治。

 

  当好四种角色,一刻都不能松懈

 

  由于监狱生活的封闭和相对单调,服刑人员群体中容易出现心理问题,每天晚上,监狱人民警察还要针对各种心理问题,采用专业方法对服刑人员开展心理矫治。

 

  陈会远说:“监区里大部分都是重刑犯,我们要不停地转换角色,充当管教员、教师、技能培训员和心理咨询师等,才能管理好服刑人员。而且每天从清晨6时20分起床,一直到晚上9时50分就寝,整个过程不能有半点松懈。”

 

  按照监狱管理规定,在监区内任何人不得携带手机等移动通讯设备,陈会远值班期间24小时都身处监区,只能通过对讲机和内线电话与监狱内的同事进行沟通,几乎与外界失去了联系,仿佛成了一座“信息孤岛”。“监狱人民警察特别辛苦,有的民警没时间谈恋爱,还有的因为经常和女朋友见不上面分手了,我还算幸运。”陈会远说,“去年,我妻子怀孕,正好我买了房,装修之类的活,都是她挺着大肚子操持,好在妻子非常理解我的工作。”

 

  晚上9时30分,服刑人员开始洗漱,准备就寝。忙碌一天的民警终于可以松口气了。但对于值班民警而言,工作依旧继续。

 

  “值班民警除了盯监控屏幕,还要在监舍通道里巡视。每次值班,就在那七八十米长的通道里来来回回地巡视。”虽然每个分监区都有监控室,但值班民警必须一刻不停地盯着荧光屏上每一个监舍的灰色画面,一盯就是好几个小时。

 

  次日凌晨1时,陈会远靠在椅背上,眼睛不自觉地闭上,脸上写满疲惫……(杨婧)


(编辑:吴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