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租”乱象到底该如何治理?

本期策划 见习记者 谢禄林

执行 姚雨婧

2018-11-28

\


  10月30日,贵阳市兴关路附近一处民房起火,消防人员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将大火扑灭。据现场救援的消防员介绍:由于起火民房位于几栋居民楼中间,火势随时可能蔓延,所幸救援及时,事故无人员伤亡,初步认为是出租屋内的电线老化短路而引发的火灾。这起火灾事故将租房的安全问题再次暴露,租房的安全问题不容忽视,针对贵阳市区群租房乱象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消防安全隐患令人担忧
  
  煤矿村,有毗邻主城区的地理优势,且房屋租金相对便宜。因此,煤矿村最终成为多数工薪阶层、打工族租房的首选之地。
  
  记者在煤矿村扶风住宅小区20栋内调查发现,很多居民把住宅隔断成多个房间出租,各租户之间的隔断仅为泡沫夹心棉做的隔板。
  
  据了解,一套出租房内通常住了五六家住户,为了方便收取电费,房东私拉电线安装单户电表,用电长期处于超负荷状态,而这样的情况在煤矿村各个小区非常普遍。
  
  “由于租住在这里的大多是上班族,大家的上班时间差不多,早上起来做饭、吹头发用电量大的时候保险丝经常烧坏,有的租客为图方便私拉电线,电线都在过道上,裸露在外面。”租住在煤矿村扶风住宅小区内的小焦谈到。
  
  由于群租人数较多,在这些房屋过道乱堆放现象严重:楼梯口电瓶车肆意停放,生活杂物和生活垃圾堵塞出口,侵占了本就狭窄的通道。其次,在群租房中或者消防通道内未配备任何消防设施,群租房属人口密集场所,却往往缺失灭火器、烟雾报警器等消防安全器材。
  
  “一个月也就挣三四千元钱,所以只能住这房子,整租太贵,就只能和别人一起合租。”建筑工人胡师傅表示,由于自己收入不高才选择合租。胡师傅住在煤矿村农贸市场内,群租房内电线也是杂乱无序的乱搭乱牵,胡乱堆放杂物现象严重,更谈不上配备消防安全器材。
  
  扰民还挤占公共资源
  
  最近,家住乌当区新添寨康城花园小区的吴女士,已经几天没睡个好觉了,一切皆因楼上租客的吵闹,其多次交涉未果后,在社区民警和物业的协调下才得以解决。
  
  吴女士告诉记者,群租房不仅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也影响到周边居民正常生活,“我之所以极力反对群租房,扰民只是其一,更重要的的是一些公共资源比如公共电梯、公共停车位、电瓶车充电桩等被大量占用,本来属于我们的福利却无法享受,也给我们小区业主造成了极大的生活和出行的不便。”
  
  吴女士表示,希望一些小区业主也对物业施压,希望物业对群租房加以管理甚至取缔。
  
  针对小区内群租房问题,康城花园小区物业无奈地告诉记者:“业主将房屋出租给他人不需要征得我们的同意,我们也没有权力来管租客的行为,只能通过大家一起协商解决,比如适当的增加公共设施,在小区内宣传消防安全知识,协同相关部门展开联合整治取缔违法违建的群租房。”
  
  房屋中介垄断房源“吃差价”
  
  为探究群租房的市场来源,记者以租房的名义在云岩区一些中介公司进行暗访。调查发现,不少中介会从房东的手里拿房源,然后把房子租给租客,从中赚取除了中介费以外的差价,一个中介手里可能有几十套房待租。
  
  房屋租赁没有一个标准化价格,房租多少大多由中介来定,这种吃差价的现象非常普遍,尤其是一些小中介。据一名中介人员介绍:“在栖霞社区从房东手里拿了一套三居室,一个月租金是1600元,将客厅做成了两个隔断,也就是说住了6户,总的租金加一起是4000多,如此,中介多赚了2000块钱。”
  
  “很多房东都清楚中介或者整租的租客会把房子变成隔断间再出租,租住在这里多数工薪阶层、打工族,大户型很难整租。大家都这么干,不然这么大户型怎么租?”一位从事多年房产中介工作的老中介告诉记者。类似栖霞小区这样的群租小区里房源基本已经被中介公司所垄断,中介们对于这些现象已经见怪不怪了。
  
  至于群租房的安全问题,这名中介表示:“签租房合同的时候都看身份证的,入住以后不可能天天管,至于群租之后的种种问题,房租便宜,那条件肯定要差一些。”


  部门声音

  
  贵阳市云岩区消防大队:多部门联合整治隐患
  
  据贵阳市云岩区消防大队相关负责人介绍,对于群租房消防安全隐患的整治一直都在进行,消防联合多部门的执法遏制了群租房的消防安全隐患危害。
  
  “对于群租房的消防安全问题,我们一直在和相关部门组建检查组深入到辖区群租房密集区域开展检查,重点对群租房安全出口、疏散楼梯是否畅通;电气线路敷设及电器安装是否符合安全规定;是否有乱拉、乱接电线和超负荷用电现场;是否有经营、存贮易燃易爆危险品;是否按要求配置灭火器等进行了检查。当场对存在的问题予以纠正,并提出了限期整改要求,在几次的行动中都取得不错的效果。同时,在各社区宣传消防知识,让社区居民树立良好的消防安全意识,提高自防自救能力,保障居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住建部门:加大公共租赁住房和廉租房供给
  
  “从今年4月开始,我们通过专项检查,摸清南明、云岩等辖区房地产中介机构及其从业人员底数,提高房地产经纪机构备案率,进一步对房地产中介市场实施有效监管。另一方面我们也在尽可能多地提供公共租赁住房和廉租房,虽然这些年都在建设,比如中天甜蜜小镇青年人才公寓、花果园单身公寓等,但还是供不应求。我们也提倡政府和企业或者是市场合作,对社会上一些空置房进行回租,然后再转租给大学生和外来务工人员。近几年,我们都在尽可能提供更多的低价商品房、公共租赁住房,鼓励合格的城市住房、农村住房出租,解决房源紧张问题。”贵阳市乌当区住建局一负责人告诉记者。
  
  观点
  
  群租乱象该如何治理?
  
  群租房之所以一直存在,一个不容忽视的根本原因还是市场需求旺盛和中介行为的不规范。针对租赁房源不足的问题,早在2017年省政府办公厅下发《加快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通知。
  
  其中指出,鼓励住房租赁企业通过租赁、购买等方式多渠道筹集房源,鼓励房地产开发企业开展住房租赁业务,支持有条件的房地产开发企业改变经营方式,支持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住宅建设投融资公司等国有企业和自然人购买库存商品住房开展住房租赁服务。
  
  有业内人士和专家认为,外来务工人员等群租房主要人群为城市发展建设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却生存在夹缝之中,无法享受城市发展所带来的红利。政府在整治群租房的同时应注意保障弱势群体利益,通过加大公共租赁住房和廉租房供给,以解决公租房供不应求的局面。其次,是对中介市场进行规范化管理。无论是解决供需矛盾还是规范中介行业,政府部门都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缓解低收入人群的住房困境。
(编辑:姚雨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