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携程虐童案不再发生
编辑:张帆    作者:许辉   来源:法制生活网   发布时间:2018-11-29
  要从制度层面堵塞类似亲子园的监管盲区,让谁来监管、如何监管的责任真正上肩,那些虐童行为就不会如此肆无忌惮。

 

  11月27日下午2点,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案在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郑燕等8名被告人因犯虐待被看护人罪被判刑,并被禁止在一定期限内从事看护工作(11月27日央视新闻客户端)。

 

  联系新闻来看,那些被告人在实施虐童行为之时,可能并未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已构成犯罪,甚至还可能认为对这些弱小的孩子下手,孩子没法反抗也不会声张,别人也就不会知道,最终虐童行为演变成了在亲子园内公开的“秘密”:一人实施虐童,其他老师围观;幼儿园管理人员不仅不对老师的虐童行为加以制止,甚至在日常管理中还要求其他被告人对幼儿“做规矩”时注意回避监控。这些人既没有对孩子的爱怜之心,也没有对家长的愧疚之心,更没有对法律的敬畏之心。如此作为,受到依法惩处是咎由自取。

 

  我国现行刑法规定,虐待被监护、看护的人,情节恶劣的,就构成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此番八名被告人被判刑时,有些被告人在庭审现场悔过时泣不成声,可他们给孩子心理造成的伤害已成事实,“悔不当初”的感受对他们自身虽然刻骨铭心,但对他人、社会造成的损害已无法挽回。通过对个案的依法裁决,刑罚的惩戒功能得以实现。此外,新闻中提到的“禁止令”也值得关注,那些被告人之所以能够实施此类犯罪,是基于其工作岗位的便利条件。八名被告人被禁止在一定期限内从事看护工作,就是采取物理隔离的方式“釜底抽薪”,防止这些人在一定期限内再犯同类犯罪。

 

  刑罚震慑与禁止令的实施,给公众普及了一堂不得虐待被监护、看护人员的法律课,让更多人对虐童犯罪有了一定的认知。可要防止携程虐童案重演,光有刑罚的惩戒还不够,光靠禁止令也未必能杜绝,当务之急是进一步建立健全必要的监管机制。携程虐童案发生后,当地教育局表示亲子园只是携程内部职工子女的托管点,并非正规教育机构。这就意味着此类亲子园还可能处于监管的盲区,关起门来就成为了“独立王国”,孩子就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任人宰割、欺凌的对象。

 

  由此可见,要从制度层面堵塞类似亲子园的监管盲区,让谁来监管、如何监管的责任真正上肩,那些虐童行为就不会如此肆无忌惮,更不可能如此大规模地发展成团伙犯罪。否则,就要及时启动问责机制,让那些怠于行使监管职责的人员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对于那些监管主体明确的幼儿园、养老院等场所,也有必要切实开展隐患排查,将监管责任明确到具体的人员,实行挂牌公示,让监管的触角时时有、处处在。(许辉)


 

  (编辑:张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