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东南法院婚姻家庭纠纷案审理现状及对策
编辑:常玥玥    作者:尹贵贤   来源:法制生活报   发布时间:2018-02-02

  婚姻是家庭的基础,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婚姻家庭关系是社会关系的缩影。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社会的不断进步,婚姻家庭关系日益复杂,近年来,因婚姻家庭纠纷引起故意伤害、故意杀人等恶性案件时有发生,严重影响了社会的和谐稳定,法官因此在审理这类案件过程中面临很大的压力。为妥善处理婚姻家庭纠纷,维护安定的社会和谐环境,黔东南州中级法院专门对全州两级法院婚姻家庭纠纷审判工作情况进行了调研,总结了婚姻家庭案件审理的特点、做法、存在的问题及对策。

  

  一、全州法院婚姻家庭纠纷收结案情况 

  

  2016年:婚姻家庭纠纷民事收结案:2016年1—12月,全州法院婚姻家庭纠纷收案6235件,结案6023件,结案率96.59%(其中调解:2627件,调解结案率:43.73%;准予撤诉:1039件,准予撤诉率:17.29%)。婚姻家庭纠纷执行收结案:婚姻家庭纠纷执行收案362件,结案205件,结案率56.63%。

  

  2017年1—12月:婚姻家庭纠纷民事收结案:全州法院共收6625件,同比上升6.26%,结案6589件,结案率99.46%(其中调解:3141件,经调解撤诉1175件,调撤率为65.5%。

  

  二、93311主要做法 

  

  为贯彻落实《关于做好婚姻家庭纠纷预防化解工作的意见》,构建和谐社会,黔东南州两级法院不断充实加强处理婚姻家庭纠纷力量,选配经验丰富、认真负责的优秀法官及法官助理、书记员组成婚姻家庭纠纷处理团队,新老结合,改革婚姻家庭审判方式,成立家事审判法庭,建立9个婚姻家庭纠纷机制,设立3个专门化解法庭,贯穿调解1条主线,确立1案1回访制度。

  

  建立9个机制

  

  一是诉前调解机制。全州法院根据工作需要已成立诉前调解组或诉讼服务团队,专人负责诉前调解工作,主要由经验丰富的老法官组成。

  

  二是多元化解机制。极积加强与县妇联、社区、学校基层调解组织对接,建立健全家暴预防惩治、司法救助、社会帮扶等配套措施,同时加强与公安、检察等机关的协调配合,反对家庭暴力。邀请德高望重的寨佬、退居二线的老干部等参与调解,邀请人民法院的监督员、调解员、陪审员等参与调解,构建了一个联动全履盖的调解体系。

  

  三是人民陪审机制。充分发挥人民陪审员天然的本土优势,及时了解通报村寨、社区婚姻家庭矛盾纠纷信息,及时反馈矛盾纠纷情况,为预防和化解矛盾纠纷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四是保护弱势群体机制。为妇女、儿童、老弱、病残等弱势群体开通立案绿色通道,对弱势群体提供“一站式”服务。对行动不便的残疾人、孤寡老人,法院干警在接到求助电话后,上门立案。出台《弱势群体法律救助工作指南》、《特困群体困难救助办法》等规定,对弱势群体积极开展司法救助工作,按照法定程序依法为弱势群体当事人减、缓、免诉讼费,确保当事人打得起官司。

  

  五是建立家事审判缓冲机制。建立家事审判缓冲机制,避免家庭矛盾的扩大化。也就是对家事纠纷不急于下判,而是给予当事人一定的矛盾心理缓冲期,冷处理,以期待当事人能理性对待家庭矛盾,和平化解纠纷。

  

  六是财产申报机制。要求婚姻家庭纠纷当事人如实申报财产,对在举证期限届满前不申报或者申报不实的当事人,酌情少分财产、多担债务。

  

  七是当事人亲自出庭机制。严格执行法律法规,要求下列当事人必须到庭应诉,一是负有赡养、抚育、扶养义务的当事人;二是不到庭就无法查清案情的被告;三是给国家、集体或他人造成损害的未成年人的法定代理人。如其必须到庭,经两次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也可以适用拘传。

  

  八是人身保护令机制。“保护令”是申请人的“护身符”。“保护令”是被申请人的“紧箍咒”。“人身保护裁定书”送达被申请人时即生效,表明受害人从此就是人民法院依法明确保护的对象,这种保护是以法制强制力为后盾的“特别保护”。“保护令”开辟了国家公权力介入家庭暴力防治的新途径。

  

  九是风险评估机制。案件开庭审理前进行诉讼风险评估,对每一个风险点都作好应急预案,作好应对之策。对于不同意离婚,有自残、自杀、凶杀等倾向的离婚案件,加强对双方当事人的说服、化解工作,将案件缓办或动员原告撤诉,积极联系村委会、社区居委会、妇联等单位对有心理疾病的当事人进行心理疏导。如必须开庭审理的,开庭前先安检,并申请法警出庭维护庭审秩序和安全。

  

  设立3个法庭

  

  一是设立巡回法庭。为方便群众诉讼、缩短诉讼周期、减轻群众诉讼负担,全州法院加大巡回办案送法上门力度,努力把矛盾纠纷化解在当地、解决在基层。特别是“车载流动法庭”广覆盖、宽服务、机动快捷的功能,从“坐堂办案”向“上门办案”转变,深入偏僻农村山区大力开展巡回办案工作,给大山里的当事人提供了方便、快捷的诉讼服务。

  

  二是组建民歌法庭。以榕江县法院为代表的民歌法庭,创新了黔东南法院家事审判新方法。全州法院紧密结合当地少数民族爱唱山歌的风俗习惯,创新司法审判矛盾纠纷解决形式,聘请当地有威望的“寨老”和“歌王”担任“民歌调解员”,用“唱山歌”的方式化解矛盾,调解纠纷,创建了具有民族特色的“民歌法庭”。庭审现场,民歌调解员与法官、人民陪审员把握案件进度,即兴“引吭高歌”,在催人泪下的劝歌声中,家事双方当事人感染至泪,最后双方谅解,握手言和。

  

  三是推行社会法庭。以榕江县本里村为代表的社会法庭,是按照党委领导、政府支持、司法推动、社会参与的原则,选举在乡村德高望重、热心公益、有较强解决纠纷能力的群众担任社会法官,依据乡规民约、道德伦理、人情大义、传统习俗等,通过自主、自治协商调处民间纠纷的社会组织调解离婚、抚养、赡养等家事纠纷。

  

  三点一线一回访

  

  针对婚姻家庭类案件的特点、难点,全州法院从源头入手,从细处着力,坚持情、理、法“三个点”充分并用,将调解工作“一条线”贯穿始终,多管齐下,妥善化解矛盾纠纷。

  

  一是以“情”为“切入点”。为确保当事人能够冷静处理,法院在审理过程中积极邀请妇联、村委及当事人亲友旁听,法官从爱情、亲情、友情等不同角度出发,侧重在人情、道德、社会伦理等多方面耐心做好思想开导,以情感打动双方当事人,抓住矛盾根源,巧妙化解纠纷。

  

  二是以“理”为“突破点”。苗乡侗寨民风淳朴,老百姓往往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但具有朴素的价值观、是非观。针对当事人情绪激动、矛盾激化、双方僵持不下的部分案件,审理法官在庭前庭后以拉家常的方式,把生活中的一些简单、朴素的道理讲深、讲透、讲具体,帮助当事人平复情绪,从而找到案件突破口,解开心底疙瘩,和谐解决矛盾纠纷。

  

  三是以“法”为“落脚点”。在审理过程中严格把握法律标准,耐心向当事人讲解相关法律规定,告知其享有的权利以及应当承担的义务。依法保护和适当照顾女方、老人、未成年子女以及病、残等困难一方当事人合法权益。对拒不履行给付赡养费、扶养费、抚养费的“三养”类执行案件,加大执行力度,辅之以回访帮扶、司法救助等,保障当事人的生产生活。

  

  四是贯穿调解“一条线”。坚持以调解优先的工作思路,拓宽调解渠道,采取多元化调解模式,从立案、庭前、庭审、宣判四个环节加大调解力度,把调解工作贯穿于整个诉讼过程。充分运用亲情引导、判例教育等方法辨明道理,引导当事人理性处理家庭纠纷,努力化解双方当事人之间的矛盾,及时挽救有和好希望的家庭。 

  

  三、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在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案件中,全州法院通过积极的努力和采取不同的审理方式,在工作中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由于黔东南州是少数民族聚集地区,多数群众文化素质不高,法律意识淡薄,部分当事人采取对抗回避或不出庭应诉成为常事,加上山高路远,交通不便,因此,在婚姻家庭纠纷预防化解工作中存在诸多的困难和问题。

  

  一是当事人的文化水平较低,法律意识比较薄弱,在审理和调解过程中,不注重事实和证据,不遵守法庭纪律,以邀请众多亲友来参与调解或开庭为要挟,特别是宣判过程中,很容易发生矛盾、冲突。

  

  二是在审理案件中,他们采取故意回避或不愿意出庭应诉成为常事,不愿意配合法庭的调查和审理,造成法庭难以查清案件事实,若判决离婚公告送达后,缺席判决当事人返回原籍因婚姻家庭的变故难以接受引发极端事件。

  

  三是婚姻家庭案件增幅较大,由于员额法官人数少,人少事多突出。

  

  四是当事人举证意识不强。如在财产继承或分割上,当事人举证意识不强或难以举证,在调解或庭审中争执不休,造成家庭财产及债务难以查实。

  

  五是法官、当事人人身安全难以保障。由于家事矛盾复杂,有暴力倾向、易冲动的当事人为多数,特别是当事人对离婚非常抵触,导致另一方当事人在案件审理期间的人身财产安全难以得到保障,同时,办案法官的人身财产安全也难以得到保障,存在着安全隐患。 

  

  四、对策 

  

  婚姻家庭纠纷无小事,全州两级法院对婚姻家庭纠纷审理历来都是高度重视。针对存在的现实困难和问题,将采取如下对策。

  

  一是加大巡回审判及法律宣传的力度。农村婚姻家庭矛盾纠纷的产生大多因为不懂法、不知法、不守法,违背了法律的规范。在巡回审判的同时宣传好《婚姻法》、《继承法》、《反家庭暴力法》、《妇女权益保障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法规,力求达到通过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维护一方和谐稳定的社会效果。

  

  二是建立多元化解决矛盾纠纷及联动工作机制,充分发挥联动机制作用。搞好纠纷的预测和防范,及时调处化解家庭矛盾纠纷,调早、调小、预防苗头性问题发生。对于已经发生的婚姻纠纷,要区别不同类型,联动民政、妇联基层组织等部门进行调处。在调处中注重做好当事人的思想工作,解开当事人的思想疙瘩,以维护当地的社会稳定。

  

  三是建立公告送达并缺席判决当事人返回原籍后的沟通疏导机制。对涉及外出人员的离婚案件,必须缺席判决的,要在判决之前征求外出人员原籍社会基层组织的意见,力求做到案件处理的法律效果、社会效果和政治效果的统一,防止一方当事人借另一方当事人未实际参加诉讼而达到不正当的目的;对缺席判决的案件,要将缺席判决的情况通报给外出人员原籍的社会基层组织,以便外出人员返回后其所在基层组织根据情况及时与其沟通,做好疏导工作;对外出人员返回后有极端行为苗头的,要及时依靠当地综治机构或者社会矛盾纠纷调处中心做好防控工作,防止外出人员返回后因婚姻家庭的变故难以接受引发极端事件。

  

  四是加强法官调解技能、专业知识培训,提高综合素质,增强服务意识、大局意识、责任意识,发扬敢于担当的精神,提高工作责任心,杜绝在审理案件过程中疏忽大意导致的重复工作和激化矛盾。

  

  五是建立基层组织调解前置程序,充分运用民歌法庭、社会法庭调解等方式化解矛盾。建立诉前基层组织调解前置,在当事人最信任的村委会先行对矛盾纠纷进行调解,以此减化纠纷,缓冲矛盾。

  

  总之,全州两级法院将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不断调整预防、化解对策,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为美丽和谐黔东南建设作出应有的贡献。(尹贵贤 作者系黔东南州中级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


(编辑:常玥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