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干妈”遭离职员工泄密涉案金额过千万元
编辑:吴玲    作者:杨琴    来源:法制生活网   发布时间:2017-05-12

  5月9日,贵阳市公安局南明分局向媒体通报破获一起涉嫌泄露贵阳市南明区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商业机密案件。历经3个多月的侦查,最终将犯罪嫌疑人贾某抓捕归案,一起涉案金额高达千万元的案件浮出水面。

 

  两种产品 一种味道

 

  2016年5月,一家生产商为花溪区某食品加工厂的某牌水豆豉新品上市,分别在贵阳市各大小超市、小卖部进行销售且销量不错。不久后,老干妈公司生产车间工作人员发现该产品与老干妈品牌同款水豆豉产品相似度极高。于是引起了老干妈公司的警觉,公司相关人员认为此现象很可能存在重大商业机密的泄露。

 

  老干妈公司深知假冒伪劣产品不仅让消费者深受其害,同时也会使公司蒙受巨大损失。同年11月8日,老干妈公司到贵阳市公安局南明分局经侦大队报案,称疑似公司重大商业机密遭到窃取。

 

  接到报案后,南明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民警遂将两种产品送往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鉴定结果相似度竟高达99%,后确定该产品含有“老干妈”同类产品制造技术中不为公众所知悉的技术信息。

 

  虽属于两种完全不同的厂家、包装,但其口感、配方完全一致,且单瓶价格仅相差一、两元。经查,涉嫌窃取此类技术的企业为花溪区某手工作坊,从未涉足过该领域,也无此研发能力。

 

  嫌疑人改用化名泄露商业机密

 

  经多方了解和仔细排查,老干妈公司从未向任何一家企业或个人转让该类产品的制造技术。由此可以断定,有人非法披露并使用了老干妈公司的商业机密,侦查人员最终将注意力锁定到老干妈公司离职人员贾某身上。

 

  鉴于案情紧急重大,南明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当即成立专案组,组织精干力量,多策并举,慎密侦查,尽快查清犯罪嫌疑人的真实身份和落脚之处。

 

  经查,2003年至2015年4月,贾某历任老干妈公司质量部技术员,工程师等职,有着10多年工龄的他,掌握老干妈公司专有技术、生产工艺等核心机密信息。后因其自身的过错给公司造成几百万的经济损失,被公司严惩扣除半年奖金,他心理不平衡后主动辞职离开了该公司。

 

  贾某后经人介绍到花溪区某食品加工厂上班,并以能为该厂节约成本、提升产品口感为由与该食品加工厂经理达成协议,进而从事质量技术管理相关的工作。

 

  原来,贾某到了花溪区某食品加工厂工作后,为掩人耳目使用了化名。警方在花溪区某食品加工厂蹲守3、4天后,确认贾某曾在该厂上班,但已被该厂开除。警方经过多方排查,最终将其抓获。

 

  在通常的涉嫌商业秘密泄露的案件中,大量的证据均是以电子文档的形式存在,警方依法搜查扣押了贾某随身携带的移动硬盘及内含的电子证据资料,并在其家中台式电脑里发现大量涉及老干妈公司商业秘密的内部资料。

 

  经过警方对该厂搜查,发现该厂沿用老干妈机密文件中的设备、经验。从贾某到厂内上班3、4个月以来,已经生产出1000余件水豆豉,造成老干妈同类产品滞销。

 

  严打侵害企业犯罪

 

  据悉,贾某在其任职期间,曾与老干妈公司签订了“竞业限制与保密协议”,约定贾某在工作期间及离职后需保守公司的商业秘密,且不能从事业务类似及存在直接竞争关系的经营活动。

 

  自2015年11月,贾某将在老干妈公司掌握和知悉的商业机密用在另一家食品加工企业的生产经营中,并进行生产,企图逃避法律的约束和制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有违反约定或者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行为,给商业秘密的权利人造成重大损失的,造成特别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目前,嫌疑人贾某因涉嫌侵犯商业秘密案,已被刑事拘留。

 

  相关链接:

 

  “老干妈”一年四季都在打假

 

  南明老干妈官网显示,自1997年成立后,经过20多年发展,目前该公司产品种类已由辣酱扩充至火锅底料、豆腐乳、香辣菜等20个种类。

 

  据媒体报道,老干妈2016年度销售额突破45亿元,20年间产值增长超过600倍。可以说,老干妈的成功,与“打假”、商标维权不无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南明老干妈曾与湖南华越公司的“刘湘球老干妈”打了3年官司,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直打到北京市高院,还数次争执于国家商标局。2003年5月,南明老干妈终于获得国家商标局的注册证书,同时湖南“老干妈”之前在国家商标局获得的注册被注销。该案也成为2003年中国十大典型维权案例。

 

  而在2014年全国两会期间,陶华碧的秘书刘涛在接受贵阳本土媒体采访时介绍,南明老干妈近年来每年都要安排两三千万元“打假”专项资金,并对商标保护也加强了措施,该公司全部注册商标达114个,包括“老于妈”“妈干老”等商标,这都是为了防止一些公司打擦边球,对老干妈品牌有所影响。此外,陶华碧本人也曾提到:“凡是带‘干’字的辣椒酱都要‘打假’,一年四季都在打假”。

 

  有记者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发现,自2014年以来有关南明老干妈的商标维权的判决书就有5份。(杨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