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血脉》引发的法律问题思考
编辑:常玥玥    作者:王春兰   来源:法制生活网   发布时间:2017-08-21

  【摘要】著名新闻人梁厚甫先生说:“任何社会,都有一套法律系统,这一套法律系统无论为哪一个阶级来服务,必要使之人格化、尊严化,才能有作用。这两化不是教科书所能做到的,不能不借助于文艺作品。”可见文艺作品对普及公众法律知识和形成法律思维的影响是巨大的。本文通过电视文艺作品《血脉》反映的有关代孕这一社会关注度极高的敏感现象,剖析由此带来的一系列错综复杂的涉及法律、伦理、社会问题,提醒有此想法者须三思而后行。

 

  【关键词】影视剧 代孕 法律 普法

 

  一、《血脉》将代孕推向前台

 

  生活伦理剧《血脉》通过讲述刘思彤扮演的广告公司的职员周丹宁为给母亲治尿毒症,不惜代孕赚取高昂的报酬,最后徘徊于道德界线,在爱情漩涡无法翻身的故事。

 

  在医学不断发展和高达15%至20%的不孕不育率的今天,找人代孕已经是国内外普遍存在的一个社会现象,然而由于各国的法律规定不同,因而对代孕引发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在法律上有不同的界定。《血脉》以其独特的视角,将“代孕”这个深藏在灰色地带的词汇,在生活中很少被公开提及但又确实存在的敏感话题摆上台面,迎合了当下的社会热点现象。加上实力派演员细腻、自然的精彩表演,使得这部带有强烈人性色彩的电视剧自开播就牢牢抓住了观众的眼球。一些追看该剧的观众表示,这是一部很有现实意义的电视作品,故事反映的一些社会现象和带来的法律问题引人深思。

 

  小说和影视剧本来就是大众喜闻乐见的文艺作品,尤其在观看影视剧早已成为亿万民众日常消遣的今天,将现实中的各种涉及法律的社会现象、案例以文艺形式展现出来,无论是案件过程的艺术渲染还是法庭辩论的精彩展现,往往会产生环环相扣、引人入胜的效果。由于影视作品本身具有的直观性、娱乐性和易接受性等特点,使得通过影视作品传播的途径来获得最基本的法律常识成为目前公众接受法律知识、了解法制进程的最直接、最简单的方式,这比起通过阅读大量的法律条文和法律著作来获取法律知识,培养法治意识更具有现实性和可行性。对依法治国,建立法治国家有着积极的推动作用。

 

  电视剧《血脉》究竟引发了哪些法律问题思考?

 

  二、关于代孕的学界观点

 

  电视剧《血脉》是讲述现实中围绕代孕发生的故事。关于代孕行为,学界的关注度极高,而关注的重点集中在其与伦理的冲突以及引发的法律问题。对于其引发的婚姻家庭继承法上的问题,一般集中于代孕与生育权的关系上以及其带来的亲子关系认定难题上。究竟代孕与生育权有什么关系,它又造成亲子关系认定上怎样的困惑?梁慧星在《民法学说判例与立法研究》中认为,代替她人怀孕的所谓“代理母”协议,属于公序良俗违反行为中的危害家庭关系行为类型。基于公序良俗原则的强行法性格,该法律行为自应无效。闻晓辉在《代孕中的法律问题研究》中针对“代孕”引发的法律问题进行了探讨,他认为代孕的亲子身份认定问题具有一定的复杂性,关系到代孕目的的实现,代孕子女的权益保护、成长环境及代孕中各方当事人的切身利益等问题。他还认为应当以法律赋予代孕子女婚生拟制地位,通过公权力介入私领域,对代孕行为的全程进行行政监管,同时把怀孕期间胎儿的利益保护纳入法律体系,这样既避免了人工生殖的目的说私法自治带来的弊端,又综合了子女最佳利益说的优势,有利于代孕子女身份的确定及其利益的全面保护。刘君丽在《人工生殖的法律问题探析》中从人工生殖入手,认为包括“代孕”在内的人工生殖并不损害社会利益,反而是生育权的行使与保护,她认为人工生殖涉及的当事人主要是夫妻双方和精子或卵子的捐赠者或是代孕情况下的第三方,从法律上看,个体在生育自由的私权主张过程中,并没有对任何一个参与者的私权利尤其是生育权造成侵犯,也未损害社会或国家利益。在亲子身份认定上,她认为,人工生殖子女与自然生殖子女适用相同的父母认定规则。只有这样才能既充分保护不孕夫妇的权益,又能切实贯彻子女最佳利益原则,真正有助于人工生殖子女的健康成长。王薇在《代孕生育法律问题研究》中认为,代孕的出现在学界引起了不孕妇女是否享有生育权以及不孕妇女是否有权选择通过代孕的方式生育的争议。同时她指出我国对父母子女法律关系的调整方式还是基于单纯的传统生殖观念而立法,并没有考虑到辅助生殖技术和代孕技术可能会对父母子女关系带来的冲击,因此,我国立法尚未回答代孕带来的亲子关系的界定。宫晓燕,潘珍珍在《代孕行为之民法思考》中指出,代孕技术作为现代科技发展的成果,为不孕夫妇带来了福音,同时也给社会伦理道德和法律制度带来了冲击。不孕夫妇的生育权和代理母亲的身体权为代孕行为提供了合法性基础,代孕协议使代孕行为权利义务关系更加确定。法律不应对代孕行为一味禁止,而应当面对问题合理规制,发挥其公益性初衷,遏制其危害性。

 

  可见,在对待代孕行为的态度上,不同学者之间存在分歧。

 

  三、代孕引发的法律思考

 

  无论学界对代孕行为的态度如何,但其行为本身不合法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早在2001年发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中就明确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此后又在有关辅助生殖和精子库管理的规范性文件中反复重申,禁止代孕。为此,卫生部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专项整治行动,严厉打击代孕等违法违规实施辅助生殖技术行为。由于代孕行为在我国是违法的,因而所谓的代孕合同也不受法律的保护。

 

  北京市东城区法院法官崔赟、王凯在《代孕有多少法律风险?》一文中,从法律实践者的角度,详细解释了代孕引发的一系列法律及社会问题。

 

  代孕合同是否有效?

 

  为了能达到代孕目的,供需双方往往会订立合同,内容大体包括孩子的归属、孕期的待遇和报酬等等。但这样的白纸黑字很难保证双方目的的实现,因为只有符合法律的规定,合同才能有效;而且任意处分人身权的合同应属无效,不受法律保护。代孕将分娩者的身体出租,法律不允许将人身作为标的;同时,合同转让了母子之间的亲子关系,而身份权不能随个人意志任意转让。

 

  孩子是婚生子女吗?

 

  如果代孕者提供卵子,那些不具有委托妻子基因的孩子,由于只具有委托丈夫的基因,因而在法律上属于“非婚生子女”。婚姻法第25条对非婚生子女的法律地位做了明确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反之,对于有委托妻子基因的孩子,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如果发生诉讼,法院应本着维护公序良俗的原则,在自由裁量权内作出判决。由于孩子具备夫妻双方的基因,因此可以认为是婚生子女。

 

  孩子有几个妈妈?

 

  如果孩子有委托妻子的基因,委托妻子被认定为孩子惟一母亲,从法律上不存在太多障碍,也更有利于孩子成长。

 

  如果孩子不具有委托妻子的基因,其出生后由委托夫妻抚养,就形成了事实上的抚养关系。此时可以参照有关继母与继子女的规定,即委托妻子和孩子之间构成法律上的母子关系。而这种关系的成立,并不当然隔断孩子和孕母之间的关系,于是,孩子就有两个妈妈。如果委托夫妻比照收养法“继父或者继母经继子女的生父母同意,可以收养继子女”的规定办理收养手续,委托妻子就获得法律上母亲的地位;因收养关系的成立,代孕母亲与孩子之间即不再存在法律上的权利义务关系,委托妻子即成为孩子法律上的惟一母亲。如果没有通过收养阻断亲子关系,孕母和孩子之间依然具有亲子关系,根据法律规定,就算其本人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也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

 

  孩子有缺陷怎么办?

 

  如果孩子有缺陷,或者委托方对孩子不满意,那该怎么办?如果孕母与孩子具有血缘关系,委托妻子不想要这个孩子时,孕母必须承担母亲的责任,此时代孕母亲的权利得不到太多保障;如果委托妻子与孩子具有血缘关系,那么她就不能抛弃孩子。

 

  此外,如果孩子的疾病是由于孕母在怀孕期间故意造成的,如酗酒、吸毒,那么孕母还要对孩子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

 

  总之,自依法治国,建立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目标确立后,法律成为调整社会生活越来越重要的选择和途径。一个常识性的认识是,在民众普遍缺乏守法遵纪的社会,是不能建成法治国家的。正如梁厚甫先生所言:“法治,是由下而上的。”《血脉》这种具有现代法治观念的大众文艺作品,通过其娱乐与教育功能,给人启示,为民普法。

 

  参考文献:

 

  1.陈明侠,亲子法基本问题研究[M]//梁慧星.民商法论丛(第6卷),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27。

 

  2.房绍坤等著《婚姻家庭与继承法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p175。

 

  3.易哲,《代孕题材电视剧<血脉>上荧屏》2010年04月14日,金羊网-新快报。

 

  4.田筠,良法善治世道人心——浅析法治精神体现于新闻报道《新闻世界》2013年11期。

 

  5.崔赟、王凯,《代孕有多少法律风险?》北京日报(http://www.youth.cn)2012-01-04中国青年网。

 

  (作者单位:法制生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