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法制新闻报道 构建媒体与司法良性互动
编辑:杨琴    作者:杜明    来源:法制生活网   发布时间:2017-08-16

  导语:司法是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而舆论监督是媒体的职责之一,更是法制类媒体的宗旨。在进行法制新闻宣传报道时,如果和司法部门的合作与互动良性而有效,则有利于维护社会正义、加强对各种违法行为和现象的监督。如何做好法制新闻宣传报道、如何协调传媒中的民意表达、舆论监督和司法活动之间可能产生的矛盾和冲突?双方如何建立良性的合作互动关系,寻找到一条合作和共赢的局面是一个长期而重要的议题。

 

  关键词:法制 新闻媒体 司法 良性互动

 

  司法与传媒在最终价值的追求方面是一致的,根本目标都是追求社会的公正与正义。司法通过法律来解决纠纷,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利,以追求法律上的公正与正义;传媒则通过舆论来评判是非,扬善贬恶,以追求社会道德上的公正与正义,两者都能统一于“公正与正义”这一根本目标,因而传媒与司法两者之间具有一致性。

 

  然而,传媒与司法对立性也是非常明显的。我国法律规定,司法机关独立行使司法权,不受任何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不受传媒的干涉。这种对立性是由于司法与传媒自身的性质决定的:司法要求独立与封闭,而传媒则要求公开和透明,于是两者之间便产生了矛盾。

 

  当然,传媒对于司法的影响绝不只是负面的,其正面的效应和对法制进程的积极推动作用也是不能忽视的。新闻媒体通过对司法活动进行真实、公开、公正的报道,可以起到宣传法律知识、弘扬法治精神、促进司法改革、维护法律尊严的作用。这对于加快我们国家的民主与法治建设有着难以替代的、积极的、重要的意义。

 

  做好法制新闻报道推进法制进程

 

  从价值层面上看,新闻自由与司法公正都是现代民主法治国家不可或缺的基石,是民主社会所必须珍重的基本价值,我们的社会既需要司法机关独立履行职责,也需要新闻对于司法活动的报道与监督,两者不可取此舍彼或厚此薄彼,损害其中任何一者都是社会的巨大损失。因此,从媒体的角度而言,建立与司法行政部门之间的相互合作、融洽协调的关系显得尤其重要。

 

  对于法制媒体,法制新闻是新近发生的具有受众及时知晓意义的法制信息,与财经新闻、科技新闻等新闻相比,法制新闻信息因其题材的显著性和反常性,往往更具有新闻性和故事性,更能吸引受众注意力,因此具有更广阔的受众市场和更普遍的受众需求。可以说,较之其他类型的专业新闻报道,法制新闻是对社会影响最深的专业新闻报道类型之一。做好法制新闻报道工作,对普及法律知识、传播法律文化,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在进行法制新闻报道时,记者应当做到真实客观、把握好报道时机和尺度,充分发挥法制新闻的积极作用,规避其消极影响。好的法制新闻报道要求新闻记者在处理法制新闻信息时,讲究方式方法,通过技术性的信息处理手段,掌握好信息处理过程中利的权衡、理的探究、法的考量以及节的拿捏,做到社会利益最大化、伦理道德规范化、法律普及有效化以及报道尺度恰当化的效果,达到规避消极影响、强化积极影响的最终目的。

 

  做懂法的报道者平衡采访客观报道

 

  由于法制新闻报道属于一种专业性要求很高的报道,报道内容均涉法,而法律的表述是严谨的。因此,采写法制新闻,要比采写其他类型报道要求更多,至少在报道时,立场要公正,不能带有偏见,要从法律的视角洞察社会现象。首先,记者要有法律思维,掌握一定的法律知识。法律思维是指法律职业者的特定从业思维方式,是法律人在决策过程中按照法律的逻辑,来思考、分析、解决问题的思考模式。

 

  相对应的,我们所强调的新闻记者的法律思维,是指新闻记者在进行法制新闻报道时,按照法律的逻辑,来思考、分析、报道新闻事件。要使法律思维成为一种惯性的思维方式,这就对新闻记者的法律知识储备和问题思考方式提出了一定要求。虽然法制新闻记者不一定要有法律专业学习背景,但是却要具备一定的法律知识,对其法律知识熟稔程度的要求丝毫不亚于从事法律职业者,这就要求法制新闻记者在日常的新闻采写实践中,不断提高自身的法律修养,培养法律思维,才能确保在新闻报道时,能够真正从法律视角出发,洞察社会现象。

 

  从法律体系角度讲,法律法规规范性文件等,都属于法的范畴。随着经济的发展,规章越来越多,需要不断学习才知其意。最基本的法律知识、法律素养是应当具备的。

 

  法制新闻报道,多是涉及多方利益冲突,尤其要注重报道的平衡,这不仅仅是新闻客观性的基本要求,更是规避法制新闻消极影响的有效手段。掌握平衡原则,主要是指把握好报道对象和传受双方两个方面的平衡,即使是同一事件,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就可能得到不同的结论。事件原因的复杂性和事件表象的迷惑性,给新闻记者全面客观展现事实造成了一定的难度。而法制新闻往往涉及到多方利益的纠纷,能否做到公正客观是衡量一篇法制新闻报道优劣的重要指标。法制新闻报道要掌握好报道对象的平衡,才能有效避免因为偏听一家之言、误导舆论的情况产生。

 

  比如,案件有行政案件、民事案件、刑事案件。每一种案件都有两方参与人。在行政案件和民事案件中,存在原告被告之分;刑事案件存在公诉人或者自诉人与犯罪嫌疑人之别。一定是两方存在冲突,需要到法院由法官公正裁判。所以对案件的报道,要对两方参与人均做采访,而不能只采访一方。能到法院旁听,自然可以方便采写,如果不能,也要想方设法采写两方参与人。如果仅采访一方当事人,会对案件有先入为主的看法,带着倾向性去写报道,不仅不符合新闻报道规律,而且有失公允。

 

  有时,不一定是案件,在监管部门履行的行政处罚程序中,记者也要做平衡采访。比如,现在在证监会对违法违规者作出行政处罚之前,往往先向其发布处罚告知书,在作出处罚决定前,要进行听证。被处罚的一方有权陈述自己的理由,为其辩解。记者在采写这类案件时,也要采写当事人,而不能仅听监管者一方之所言。之所以要做到平衡采访,目的就是要客观、公正的报道新闻事件,不能偏听偏信。

 

  把握媒体定位规范运用法言法语

 

  法律术语指的是新闻报道中涉及的专门法律词语,它由法律规定并且具有特定的意义,只有在法制新闻报道中准确使用“法言法语”,才能起到准确客观普及法律知识的社会效果。因此在法制新闻报道中要注意法律术语的准确性,把握好法律概念的区分。

 

  有学者指出,“法言法语是通向法治文明的阶梯。”为了交流准确便利,每一学科都有自己特有的语言。这些“语言”都有自己特定的内涵和外延。“法言法语”也一样,它是法律领域中的专用语,包括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法规和法律职业者执行法律过程中使用的语言文字等。

 

  在法制新闻报道中,最常见的一种错误,是将法定代表人和法人混淆,有很多人经常把法定代表人简称为法人。实际上法定代表人和法人,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法律概念,不能随便简称。在公司中,无论是有限责任公司还是股份公司,按照公司法的规定,董事长均是法定代表人,它是一个自然人,是公司所有事项的最终责任人;而法人,则是一个拟人化的称呼,指的是一种组织,如公司,或者其他经济组织。

 

  还有一种常见的错误是将“侦查”和“侦察”不分。其实这也是两种不同的概念,前者为法律用语,后者为军事用语。公安机关、检察院对刑事案件的调查、取证,只能称为“侦查”。在刑事诉讼法中,把可能涉案的人称之为“犯罪嫌疑人”,而不是称之为“犯人”,这是法制的进步。但记者在采写这类报道时,经常有人分不清两者的区别,把“犯罪嫌疑人”简称为“犯人”。

 

  在刑事案件中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对犯罪嫌疑人判处“死刑”或者“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即“死缓”。这两者虽然不同,但并不是说后者就不是死刑。“死缓”也是死刑,只是不是立即执行,而是缓期执行,它是死刑的一种变通形式,并不是一种新的刑罚措施。有的记者在采写稿件时,对法院的这种表述,认识不清,易将死缓理解成一种新的刑罚措施。

 

  同时,“记者不是法官”,法制传媒首先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信守客观公正原则,坚持平衡报道。传媒作为司法与民众之前传播的纽带,自身只是事实的记录者和转述者,所以要做的只是把信息公开,让大众都是知道案件的发展情况,而不能当事实的评论者和审判者。

 

  在法庭没有作出最终判决之前,记者不能擅自认定案件的性质、确定罪名及量刑等,新闻媒介在监督社会的同时,也在接受社会的监督,因此法制新闻的采制者首先必须搞清角色定位。新闻媒介在报道法制新闻时应是客观真实的反映者,而不是裁判,法制新闻的采制者应尽量摒弃个人情感,做到事实与意见的分离,做到事实表述的准确和报道方式的冷静,要以理性的视角观察事物、反映事实。因此,在采访时,一定要深入、详加思辨,最大限度地把握事件真实的本貌,找准法条和定位,以专业的法制视角和思辨加以揭示,防止报道失实或偏颇。

 

  综上,传媒的舆论监督是实现公民表达自由的重要手段,是社会公平正义的守望者。做好法制媒体的宣传报道工作,有利于建立起司法-传媒-公众三者之间的平衡机制,三者各司其职,固守其位,才能构建传媒与司法的良性互动。

 

  参考文献:

 

  [1]曹天怀,浅谈加强法制宣传对社会和谐的重要性[J].中国对外贸易,2010(24):P47-52。

 

  [2]韩光,梁晓杰.加强法制宣传对社会和谐的促进作用[J].黑龙江科技信息,2008(35):P21-22。

 

  [3]何红霞,加强法制宣传教育促进社会和谐发展[J].大学时代,2006(10):P65-66。

 

  (作者单位:法制生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