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救犬和训导员的那些事儿
编辑:金星    作者:马春晓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8-03

  在贵阳市凤凰山上,驻扎着一支特殊的“特种兵”:它们在塌陷现场通过血迹和气味搜救;他们担负追踪、警戒、看守、搜捕等任务;它们带领着消防官兵一次次从恶劣环境中发现并拯救生命……它们是贵阳市公安消防支队特勤大队搜救犬队,是急难险重任务里的“特种兵”。

  这支成立于2006年的搜救犬队,至今已有整整10个年头,在这里与训导员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是17头搜救犬。这些可爱的搜救“奇兵”是如何炼成的?它们与训导员之间,有着哪些不为人知的情感和故事?本报记者带您一起聆听这“特殊的战友情”。

  亲密无间的“好战友”

  今年40岁的鲁波,是贵阳市公安消防支队特勤大队搜救犬队队长,在消防部队服役已有21年,自2006年起在搜救犬队任职。10年来,鲁波已成为全省搜救犬方面的专家。

  “在接触训练犬的初期,由于犬只对我们还很陌生,训练起来并不顺利。”鲁波说。为了和犬只培养感情,他无时无刻不陪伴在它们的身边,一次一次和它们做游戏,一遍一遍呼唤它们的名字,让犬只逐渐对自己产生信任。

  平日,鲁波对待训练犬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细致耐心,爱护有加。“搜救犬是工作犬,需要付出超常的耐心与爱心,只有和搜救犬培养出良好感情,才能最大限度地挖掘出搜救犬的潜力。”鲁波说道。

  10年里,经鲁波训练的配犬共有4头。“之所以我们用‘头’来形容犬,就是因为它们在我们心中的分量很重要。”鲁波表示,训导员通常都把犬当做亲人、朋友来看待,目的是驯服它们而不是强力征服他们。

  在训犬的过程中,鲁波还承担起了“教育”的重任。“其实和养孩子一个道理,不能溺爱,也不能不爱,所以说训练犬的时候,我也责罚过它,但是它也很懂事,从不记仇。”鲁波笑着说道。

  一只出色的搜救犬,从诞生之日起,就要面临着各种严格的训练和测试。”鲁波说,搜救犬的训练,是为了救人,是为了能够在抢险救援中发挥巨大的搜救作用,每次看似简单的动作,却是经过了相当长时间地训练。“犬的训练,都是依靠巴甫洛夫定律的条件反射,一个动作从开始到训练成熟要反复千余次是常有的事儿。”鲁波说,对搜救犬的训练,主要是通过练习气味、分化气味、实景能力等科目,让搜救犬在抢险救灾中找到需要救助的人。培养一只合格的搜救犬,需要一年半到三年的时间。而犬的日常训练,为了战场上显神威。

  “黑豹”是一头德国牧羊犬,是鲁波的第一头配犬,也是跟随鲁波时间最长的一头犬。“黑豹”曾跟随鲁波参加多次抢险救援的任务,其中在“5·12”汶川地震的救援,就搜救出了上百位受困者和遇难者。

  训练场上的“大明星”

  “坐”“卧”“靠”“叫”……7月28日,在训练场上,训导员卢江正和自己的配犬“佳佳”进行着紧张地训练。

  卢江是贵阳市公安消防支队特勤大队搜救犬队的一名训导员,入伍9年,其中8年的时间卢江都“奉献”给了搜救犬队。

  “佳佳”是一头比利时马犬,今年8岁,是卢江的配犬,和卢江也搭档了8年。“我每天的工作几乎都是围着‘佳佳’转。”卢江说,每天早晨都要过来给它清理犬舍,看看它的身体状况,照顾它的饮食起居、带它进行训练。

  在2012年、2013年、2015年的全国公安消防部队届搜救犬技术比武中,卢江携“佳佳”以优异成绩勇夺大比武的单项三连冠。

  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卢江和搜救犬“佳佳”取得优异成绩以及在抢险救援中的惊人表现的背后,是卢江和“佳佳”的艰辛付出。

  “新兵结束后,我被分配到搜救犬队,当时对搜救犬并没有什么概念。”卢江说,在领导的帮助下,才逐渐找到了与犬在一起的乐趣。

  因为训练场地有限,训导员们每天带着训犬到附近的凤凰山上跑步,以锻炼训犬的体能。除了进行爬山越野训练外,日常的翻越障碍、搜箱训练是必需项目。

  “佳佳,钻!”随着卢江的指令下达,“佳佳”钻过一个障碍物,又来了个“四级跳”,接着又一个纵身跃过木圈,整个过程仅仅十几秒钟。“佳佳,好样的!”

  8年时间里,“佳佳”和卢江培养了深厚的感情。每年卢江休假期间,“佳佳”会交由其他训导员饲养一段时间。“每到我休假回来,它都是急切地往身上扑、亲。”卢江说,离开它的那段时间里,我对它也很是想念,常常担心它吃不好、睡不好。

  永远的“战友”情

  训练场上,远处的一头史宾格犬“贝贝”正在雀跃着。且当看到自己的训导员陈娱有亲近其他犬的行为,它就会奔过来狂吠;而当陈娱起身离开其他的犬,“贝贝”瞬间就变得安静,只是不停地往陈娱身上蹭。

  “贝贝见不得我和其他搜救犬玩耍,它会‘吃醋’。”陈娱笑笑说。

  然而,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搜救犬也会面临退役的那一天。

  搜救犬的服役时间一般是7到8年,“因为7到8岁的犬,一般会在各项功能上出现退化。”鲁波说。“‘黑豹’服役6年,退役后被人领养,它做出了很多贡献,是该开‘颐养天年’了”。

  服役期满的搜救犬,像人一样“退休”,但真的到了离别的那一瞬间,犬队的训导员们都难以割舍。

  卢江望着身边的已经8岁的“佳佳”说:“想到以后要跟它分开,心里难受得说不出话来。毕竟我们共同‘生活’,共同出生入死。”

  “每年的退伍日,是训导员和搜救犬最不愿意经历的日子,因为这个时候就要意味着他要与搜救犬分别了,而搜救犬也会非常的伤心,不愿意与陪伴自己多年的训犬员分开。”卢江说。

  “它们的前半生总是出现在最危险的废墟上,它们用鼻子贴近那些缝隙,捕捉最细小的生命气息,它们面向灾难不退缩,是真正的‘战士’。”鲁波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