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系列案件看保证担保
编辑:吴玲    作者:陈应琨   来源:法制生活网   发布时间:2016-10-20

  保证是特别担保的形式之一,担保法及最高院的司法解释都对审判实践中有关保证合同成立、效力等进行了规范。然在审判实践中,仍出现了一些特殊现象,涉及到保证合同的成立与否、合同效力等问题。承办法官对此认识不统一,判决也不径相同,出现了同案不同判的情形。本文笔者根据一列案件中第三人提供的保证担保,试着从保证合同的成立与否、合同的效力等方面入手,谈谈自己肤浅的认识,欲为广大同仁达成共识和统一裁判标准、引导和规范经济参与者的经济行为起到抛砖引玉之用,同时恳盼广大同仁予以赐教。

 

  一、类似案例的保证情形及处理结果(见附表)

 

\
 

  二、保证合同成立与否之争和合同效力之争。

 

  上表可以看出,某置业有限公司提供担保,均在借条和欠条原件或复印件上注明了担保条件,即以债务人田某在该公司的工程款为限。由此,在案件讨论时,就保证合同是否成立、合证合同的效力等方面存在不同的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该保证合同成立且有效,应判决某置业公有限司在应付的工程款内承担连带责任,即执行时仅限制在应付的工程款。其理由在于,某置业有限公司提供保证时虽附有条件,但某置业有限公司在借条和欠条原件或复件上以保证人的身份加盖了公司印章,法律又允许作为有限公司的企业提供担保,且债权人接受未提出异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三条的规定:“第三人单方以书面形式向债权人出具担保书,债权人接受且未提出异议的,保证合同成立。主合同中虽然没有保证条款,但是,保证人在主合同上以保证人的身份签字或者盖章的,保证合同成立。”从而认为某置业有限公司提供担保的行为合法有效,进而认定某置业有限公司与债权人的保证合同成立。某置业有限公司提供担保时附有的条件,债权人未提出异议,视为债权人同意仅在债务人在债权人处的财产作为保证的财产,也就是说,债权人知晓保证人某置业有限公司只在应付的工程款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根据法律不禁止即为自由的原则,应允许多种形式的存在,不应过多干涉。

 

  第二种观点认为:该保证合同成立且有效,应判决某置业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所应提供的财产不局限于应付的工程款,即在执行中,可以执行某置业有限公司的一般财产。其理由与第一种观点大同小异,存在不同的是,既然某置业有限公司主动向债权人为债务人提供担保,就不应设置限制条件,保证人承担连带责任的财产不局限于应付债务人的工程款,而应扩展到保证人自身的一般财产。在审查时,应忽略某置业有限公司提供保证时附有的条件,判决其承担连带责任。

 

  第三种观点认为:该保证合同可能损害了第三人利益,属于无效合同,保证人只能依法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理由在于:某置业有限公司无论是借条和欠条的原件上还是在复印上盖章提供担保时,均附加了条件,即以应付债务人的财产作为保证的财产,这足以说明担保人并非真想为债务人提供担保。完全存在债权人与担保人串通损害债务人利益的可能(如债权人仅起诉保证人或同时起诉了债务人和保证人而债务人无法到庭时,保证人完全可能承认债权人包括不合理的一切诉求后向债务人追偿),故而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应认定该保证合同无效。

 

  第四种观点认为:该保证合同不成立。理由在于,该保证合同不符合其实质要件,也不符合设立保证担保的立法初衷。

 

  三、笔者的观点和理由。

 

  笔者认为,以上四种观点的价值取向和考虑的侧重点不同,均有合理和可取之处。笔者赞同第四种观点,要想弄清类似的保证合同是否成立或成立后效力如何?应回归到保证担保制度设立初衷和合同成立要素上进行探讨。

 

  从保证制度设立本意来看。债权债务一但产生,债务人就其一般全部财产(其他债权人享有优先权的财产除外)作总担保,当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时,债权人可以通过财产保全、起诉、申请执行等一系列法律手段,对债务人的一般财产进行处置,从而使其债权得以实现,这就是所谓的债的一般担保。然一般担保存在明显的弱点,即当在债务人没有责任财产或责任财产不足的情况下,债权人的债权便全部不能或不能全部实现。为了弥补一般担保的不足,设立了人的担保、物的担保和金钱担保等特别担保,具体体现法律制度上,有保证、抵押、留置、质押、定金等形式。保证,就是人的担保的一种典型,是指在债务人的全部财产之外,又附加第三人的一般财产作为债权实现的总担保。本文中的几起案件中,某置业有限公司提供担保时,是以应付债务人田某的工程款作担保,这种情形,明显不能纳入抵押、质押、留置等担保范畴,但似乎可纳入保证的范畴。然保证担保,是以第三人自身的一般财产作总担保,当债务人对到期债务不能履行时,债权人可以向债务人和保证人(一般保证)或直接向保证人(连带保证)主张权利,通过对债务人或保证人的财产使债权得以实现。而本文所及的案件中,某置业有限公司在他人(田某)的财产上设定负担,以他人的财产作为承担保证责任时担保,故此种情形,与保证制度设立的初衷并不相符,失去了保证制度设立的真正本意,不能纳入保证范畴进行考量。笔者认为,若类似的情形认定为保证担保,完全没有现实意义。因为债权人在田某不履行到期债务时,债权人完全可以通过保全、执行等法律手段对田某在某置业有限公司的财产进行处置,从而实现债权。再者,当田某的其他债权人对其在某置业有限公司的财产通过法律途径进行处置时,某置业有限公司若以此财产已提供了担保进行抗辩也得不到支持。

 

  从合同的成立要件来分析,一般而言,一份合同的签订,要经过要约邀请(有时需要)、要约、承诺等过程,而要约包括要约人须有订立合同的意思、要约内容必须具体和确定等要件。保证合同的成立,也需经过这个过程,对于要约人,无论是受邀发出要约,还是主动发出要约,均有发出要约的本意。某置业有限公司提供保证担保时,理应知道是为自己的财产设置债务负担,而其却是在他人的财产(田辽在某置业有限公司的工程款)上设置负担,从而可以确定某置业有限公司并非真正为田某提供担保,也就是说,某置业有限公司并没有发出要为债务人田某向债权人提供保证担保的意愿即保证担保要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三条的规定:“第三人单方以书面形式向债权人出具担保书,债权人接受且未提出异议的,保证合同成立。主合同中虽然没有保证条款,但是,保证人在主合同上以保证人的身份签字或者盖章的,保证合同成立。”该解释的前提是,第三人需有提供保证的意愿,在此基础上单方出具担保书或以保证人身份签字或盖章的,保证合同成立。然本文中的几起案件中,提供保证担保的第三人某置业有限公司并不愿意在自身的财产上设定债务负担,根本没有提供保证担保的意愿 ,第三人与债权人之间没有签订保证合同的合意,其行为不符合合同成立的基本要件。当然,当保证合同不成立时,就无需探讨保证合同的效力问题。

 

  另外,笔者认为,审理类似本文所提及的案件,有两点应予以考虑。

 

  一是考量债务人、债权人、担保人之间的关系。从(2016)黔0381民初239号查明的事实以及某置业有限公司提供保证担保时间和注明载体来看,某置业有限公司与田某存在债权债务关系,某置业有限公司在原告持有借条和欠条复印件上注明愿意提供担保,且注明的时间多数是起诉前一日,这确实耐人寻味。由此不难判断,本文涉及案件债权人与某置业有限公司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不排除二者串通损害债务田某的利益。但由此认定其保证合同无效,存在逻辑混乱,因为审查合同的成立是合同效力审查的前提。为了防止债务人的利益受损,通过认定合同不成立来予以预防,更符合立法精神,也能更好地引导经济参与者们在经济交往中规范自己的行为,规避应有的交易风险。

 

  二是债务人对保证人提供担保的行为否应当知晓?担保合同尽管是从合同,但也不能否认合同相对性的性质。根据合同的相对性,第三人提供担保时,法律没有规定需要得到债务人的认可。本文提及的案件中,某置业有限公司在原告持有的借条和欠条复印件上注明提供保证,而债务人田某对此完全不知情。笔者相信天上不会掉陷饼,实践中,提供担保的第三人与债务人应有利害关系,要么有经济往来,要么或亲戚或朋友,且是受债务人之请而提供担保,故债务人应当知晓。然而本文的几起案件,债务人田某对某置业有限公司提供保证的行为却不知情,这有悖常理。这也是笔者在审理类似案件时,认定保证合同不成立的“法外”因素。(陈应琨)

相关阅读

推荐

更多

龙文进:用孝心、真心谱写为民情怀

 在龙文进管辖片区内,有一位叫潘发芬的老人,今年已86岁高龄,早年因丈夫去世无依靠,1983年经人介绍与蔡官粮管所职工徐开和一起生活。

论坛精选

更多

破解“农村剩男”危机,需要从这三个层面看

破解“农村剩男”危机,需要从这三个层面看

目前,尤其是在广大农村地区,由于“剩男”而引发的“天价彩礼”“骗婚”问题不断出现,农村剩男不仅是个体危机,甚至是一种农村危机,而且还有可能影响到城市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