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讯逼供的反思与检讨
编辑:杨江艳    作者:黄伟   来源:法制生活网   发布时间:2015-12-17

  【摘要】据公安部统计,2012年全国刑讯逼供案比往年减少了87%。《人民日报》宣称,中国刑讯逼供已经得到根本的治理。虽然国家治理刑讯逼供的态度决绝,但因法律制度自身的缺憾,特别是嫌疑人权利对审讯权力制约的严重不足,将很难使中国刑讯逼供在司法实践中被彻底遏制或被控制在一定限度内。

 

  关键词:刑讯逼供 反思 检讨

 

一、刑讯逼供产生的原因及整改措施的无

 

  刑事审讯是代表国家权力的审讯者与犯罪嫌疑人之间“短兵相接”的面对面较量。尽管理论上,法律法规嫌疑人应被推断为无罪之人,但很明显当其进入审讯室,已被“降格”为罪犯,或至少被视为具有高度的“犯罪可能”。于是,在审讯与嫌疑人之间国家的审讯权力“天生”就制造出二者地位、身份与话语力量的不对等。

 

  我国新刑诉法完善了侦查阶段的辩护权,明确了律师的辩护人身份,并保障受到羁押、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的自由会见权。但问题在于,辩护律师不能再嫌疑人审讯时在场,亦无法在刑讯最易发生的羁押前与监视居住前的阶段会见嫌疑人。录音录像中的权利保护同样缺乏,侦查机关对应当录音录像而没有录音录像,或录音录像违法,或嫌疑人不希望录音录像的,嫌疑人缺乏程序选择权与救济权。

 

二、刑讯逼供的反思与检讨

 

  讯问程序的封闭与审讯者的角色预期,为刑讯逼供提供了广阔的舞台。有效控制监视审讯过程,才是遏制刑讯逼供的重要一环,甚至可以说,是杜绝刑讯的最佳突破口。

 

  因此,国家若要控制刑讯,仅仅采取“结果控制”的策略是远远不够的,而要首先规范与监控“审讯过程”。最核心的措施,是控制审讯者审讯嫌疑人的时空。由于刑讯逼供最易发生在侦查机关羁押前的办公室审讯,且审讯时间过长、毫无规制,因此合理设定审讯时间、规范羁押前与羁押后审讯地点,是遏制刑讯逼供的第一步。

 

  20世纪90年代以后,国家处境尴尬,既需要应对一波波汹涌而至的犯罪浪潮,同时又必须与越演越烈的刑讯逼供陋习作战。在当时严峻的犯罪背景下,因口供供需失衡、且没有其他有效的替代性证据供给,刑讯逼供成为基层办案人员的常规路径依赖,由此造成了国家在犯罪控制与刑讯逼供治理之间的严重冲突,而对任何一部分的时空或偏颇,都必将造成国家威信失落与形象危机。

 

  目前的侦讯制度改革、公安机关执法场所规范化建设、检察机关的录音录像制度、侦查机关内部的严格责任追究,甚至公检法机关的非法证据排除之责,都在相当程度上遵循的是一种国家权利的自我约束机制。这种遏制刑讯逼供的政策措施,缺乏犯罪嫌疑人方的权力约束,不仅无法形成完善的国家有效治理刑讯逼供的对策,还在于单一的权力制衡模式在规制权力的同时,也可能构成对权利的不当限制。

 

  因此,中国刑讯逼供的国家治理模式,必须赋予犯罪嫌疑人更多权利,构建基于反对强迫自证其罪原则的权利保障体系,如沉默权、审讯时的律师参与权、录音录像的权利选择与制约机制等等。(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检察院 黄伟)

相关阅读

推荐

更多

公安部首设“反恐专员” 由公安部原部长助理担任

据公安部网站消息,公安部原部长助理刘跃进已经转任公安部副部长级反恐专员。据了解,这是公安部首次公开设置这一职位,专家表示,这意味着我国对反恐工作更加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