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巩县人民调解工作的现状与思考
编辑:刘美伶    作者:杨万伦   来源:法制生活网   发布时间:2015-11-26
 
  人民调解,是指人民调解委员会通过说服、疏导等方法,促使当事人在平等协商基础上自愿达成调解协议,解决民间纠纷的活动。近年来,人民调解以其自愿协商、程序简易和成本低廉等特性,深受我县人民群众欢迎,同时,人民调解在维护我县群众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稳定和促进经济发展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近日,岑巩县司法局深入部分乡镇、村(居、社区)和行业行调解组织,针对当前依法治国大背景下如何加强人民调解工作开展了调研,并进行了一些思考和探索。
 
一、岑巩县人民调解工作的现状
 
  全县建立社会矛盾纠纷调处中心1个,乡(镇)人民调解委员会12个,村(居、社区)人民调解委员会91个,医患纠纷、移民安置、山林田土权属争议等专业性、行业性人民调解委员会10个,全县共有人民调解员713名。全县12个乡(镇)调解委员会规范化设立了“调解中心”,各村民小组设立了调解小组,调解小组还设立了信息员。两年来,共排查调处矛盾纠纷654件,调处成功643件。
 
  近年来,全县各级各类人民调解委员会以加强组织建设、完善工作机制、凸显工作成效为基础,以推广“枫桥经验”、“余庆经验”以及剑河温馨调解法为抓手,总结创新了“登门调解法”典型经验。一是开展人民调解员培训。每年按照分级培训、分类指导和管理的原则,利用各种会议和干部培训之机,对调解员和新任人民调解员开展法律知识、调解技能等培训,两年来共举办各类培训40余期,接受培训调解员1400人次,调解员培训率达到98%,对新增人员培训率达100%,人民调解员队伍整业务体素质和化解社会矛盾纠纷的能力和水平得到明显提高。二是建立联防联调工作机制。截至当前,与接边地区的江口、石阡、万山、玉屏和镇远五县(区)建立了联防联调工作机制,签订了联防联调工作协议书,实现了接边地区联防联调组织全覆盖。三是矛盾纠纷排查化解工作常态化。每年均安排部署了重大节假日、“百日攻坚战”等专项行动,集中排查调处矛盾纠纷;各行业性、专业性调解组织运用专业知识,有针对性地开展矛盾纠纷排查化解。各级调解组织在调处过程中,积极推广运用“十心”调解法、“梯次”调解法典型经验在具有矛盾纠纷的地方第一时间主动登门调解,将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有效维护了社会和谐稳定。
 
二、当前影响我县社会稳定的矛盾纠纷类型及特点
 
  一是矛盾纠纷类型多样化。随着社会改革的不断深入发展,国家不断出台新的政策措施,触及到的人民群众利益变化越来越多,从而引发了更多的矛盾纠纷。据统计,我县当前的矛盾纠纷类型由过去单一的几种发展到现在的32种,除传统的邻里纠纷、山林土地纠纷外,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征地拆迁补偿等纠纷逐年成上升趋势。
 
  二是矛盾纠纷性质复杂。以前传统的民间纠纷多数是家庭成员之间、邻里之间或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矛盾纠纷,但如今已扩大到个人与企事业单位、经济组织、政府职能部门或组织与组织之间的矛盾,如劳资纠纷、涉军维权、环境保护以及跨县、州山林土地权属纠纷等。
 
  三是矛盾纠纷突发。尽管人民调解组织开展了日常矛盾纠纷排查化解,但在人们思想观念发生转变和现实利益驱动下,各类矛盾纠纷发生时间和地点不确定,随时随地有可能发生,若处理不当或处理不及时,极有可能发生民转刑案件或群体性事件。
 
三、人民调解工作中存在的突出问题
 
  近年来,我县虽然在加强人民调解组织建设、机制建设和工作开展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在维护社会稳定和促进经济发展中发挥了“第一道防线”的作用,但工作中仍然存在着制约人民调解工作发展的一些困难和问题。
 
  一是社会重视程度不够。主要表现在个别领导对人民调解工作重视和支持不够,有“重治理、轻防范”的思想;镇、村(居、社区)两级人民调解组织中,矛盾纠纷的排查调处工作仍然单靠由乡镇司法所和综治办“既搭台又唱戏”,力量单薄,致使重大疑难矛盾纠纷不能及时化解;对人民调解知识的宣传不够,部分纠纷当事人对人民调解制度的可信度和权威性缺乏了解,遇到纠纷时,大多寄希望于上级政府部门来解决或诉讼解决。
 
  二是人民调解组织建立不健全。我县虽然建立了县、镇、村三级人民调解组织网络和专业性、行业性调解组织,但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民营企业及新型经济组织的调解组织建设还不够健全,行业性、专业性调解组织建设相对滞后,调解员大多是村(居、社区)或单位指派产生,变动性较大,调委会主任多由村居委会主任或单位职工兼任,由于身兼多职无力兼顾调解工作,导致有的人民调解委员会工作不力。
 
  三是经费保障不到位。县财政未能按照《黔东南州委办、黔东南州政府办关于进一步加强新时期人民调解工作的意见》(黔东南党办发[2010]19号)文件中关于“人民调解经费县级财政每年不少于20万元,并根据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水平逐年递增的要求纳入财政预算”政策兑现人民调解工作经费。由于我县还未形成相应的奖励制度和补贴办法,调解组织办公条件落后,调解人员的报酬也一直未得到解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调解组织的建设,挫伤了调解工作人员的积极性。
 
  四是队伍建设有待加强。我县各乡镇司法所干部是指导本辖区人民调解工作和参与重大疑难民间纠纷调处工作的主要力量,基层调解队伍都是由村(居)主任或支部书记兼任,有些刚熟悉和胜任人民调解业务的司法所干部或调解员,因人事变动或村(居、社区)换届就不再从事人民调解工作,导致调解队伍不稳定,其次基层人民调解员欠缺法律政策知识、调解方式方法简单陈旧,已经越来越难于适应法律关系日趋复杂的民间纠纷,由此导致调解工作整体存在工作层次低、工作欠规范。
 
四、新形势下进一步做好我县人民调解工作的建议及对策
 
  一是深化认识,加强领导,广泛宣传。《人民调解法》第六条规定:国家鼓励和支持人民调解工作。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对人民调解工作所需经费应当给予必要的支持和保障,对有突出贡献的人民调解委员会和人民调解员按照国家规定给予表彰奖励。因此各级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要进一步深化对人民调解工作认识,加强对人民调解工作的领导、重视和支持,切实克服“重打轻防”的思想,要将人民调解工作纳入重要议事日程,认真研究解决人民调解工作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广泛开展《人民调解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宣传,开展行之有效的人民调解专项活动,宣传人民调解职能作用,为广大人民群众积极参与调解、主动用调解手段解决矛盾纠纷奠定思想基础,营造人民调解工作的良好舆论环境。
 
  二是健全组织网络,完善工作机制。结合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和城镇社区建设,巩固和完善村(居、社区)人民调解委员会,加强接边地区联防联调组织、行业调解组织、重点项目调解组织建设,推进在学校、医院、集贸市场、住宅小区等建立调解组织,进一步健全完善人民调解组织网络。按照《岑巩县人民法院、岑巩县司法局关于进一步加强人民调解与诉讼衔接的知道意见》要求,抓好人民调解组织规范化建设;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事务所、基层法律服务所建立健全协作机制,对当事人申请的法律服务提供诉前调解,优先实行就地调解,及时调解。
 
  三是落实人民调解工作经费保障。根据《财政部司法部关于进一步加强人民调解工作经费保障的意见》(财行[2007]179号)、《黔东南州委办、黔东南州政府办关于进一步加强新时期人民调解工作的意见》(黔东南党办发[2010]19号)和《人民调解法》对人民调解工作经费与人民调解员报酬的规定要求,把司法行政机关指导人民调解经费、人民调解委员会的工作经费和人民调解员的补贴经费纳入财政预算,切实保障人民调解工作的正常开展。
 
  四是加强人民调解队伍建设。一是县司法局、县法院要加强对人民调解工作的指导,提升人民调解工作规范化水平;二是要落实调解员公开选任机制,将热心于调解工作、具备较高的政策法律水平和一定业务能力的优秀人才吸收到人民调解工作队伍中来,同时聘请一些品德高尚、热心社会公益事业、专业知识丰富的离退休干部,特别是离退休的司法行政工作者和法律工作者,作为志愿者加入基层调解队伍,进一步优化队伍结构,提高队伍整体素质。三是建立人民调解员培训机制,以县司法局和基层司法所为主体,针对调解工作面临的新形势,结合当前突出问题,通过旁听审判、担任人民陪审员等多种形式,使人民调解员能够掌握人民调解工作常用的法律、法规和工作技能,熟练制作人民调解文书。
 
  五是加强人民调解工作规范化建设。规范建立人民调解工作场所和工作流程,按照人民调委会印章、标识、程序、徽章、文书、标牌“六统一”的要求,建立健全各项工作制度,将全国统一的工作标识、纠纷双方当事人权利和义务、调委会人员名单、调解受理范围和调解流程等内容统一制作上墙,让群众知晓,接受群众监督,有效地提高人民调解工作的社会公信力,
 
  六是构建“大调解”工作格局。县司法局加强与县法院、县公安等部门的沟通与协作,构建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三调联动”工作格局,使民事案件在立案前和诉讼时通过调解程序化解矛盾,达成协议,最大限度减少民事纠纷进入诉讼程序给当事人带来的精神压力和经济负担,真正把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联合对接在基层一线,有效预防消除各种社会不稳定因素。 (杨万伦 作者单位:贵州省岑巩县司法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