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南州法院:做生态文明的守护者
编辑:    作者:   来源:法制生活网   发布时间:2014-06-04

  本网讯(记者 罗翔  特约记者 雷文莉 李鸿 王果)2011年,习近平总书记考察贵定县甘溪林场时,就充分肯定贵州生态建设成绩,强调要坚持处理好加快经济发展与保护生态环境的关系。
  黔南州在保护生态环境上开先河、动真格,是黔南人建设和保护生态环境从达成共识走向实战的最好注脚。今年5月27日,黔南州中级人民法院生态环境保护审判法庭揭牌仪式在都匀市举行。会上,来至州直各部门、各(市)县政府分管领导在黔南州法院汇集一堂,与会人员就黔南州在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精神,建设生态文明是关系人民福祉、关于民族未来的长远大计,如何强化生态环境司法保护展开讨论”,与会者惊叹,黔南州委、州政府将建设生态文明城市作为政府立法治理体系建设战略,“这是需要勇气和智慧的抉择!”黔南的决策者们认为:后发城市的崛起,必须赢在“下一步”,而不能再走先发展、后保护,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在这样的抉择下,享誉富有生态之州、绿色黔南的后发赶超者将一门心思力保绿水青山,造福子孙后代,开始了一场生态文明的社会发展变革。为此,本报记者特摘录部分与会人员在研讨会上的献言与读者共勉。

胡晓剑(黔南州人民政府副州长):坚决守住生态底线,构建良好生态环境

 

\


   黔南州委书记龙长春同志多次强调要保住我州的绿水青山。州政府所在地都匀是贵州首座“全球绿色城市”,建设生态之州,文明之州,是黔南的优势所在、潜力所在、希望所在,黔南州法院成立环保审判庭,保护好我州的生态环境、改善生态环境质量,是建设生态黔南的基本要求。
  黔南有丰富的生态自然资源,其中有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被誉为“地球绿宝石”的荔波风景区,我们要保卫好。环境保护法庭的揭牌象征着黔南州揭开了高举法治旗帜,运用法律武器,依法治理环境污染的新篇章。 解决环境污染问题,就是落实党的十八大精神的实际行动。为我州生态环境保护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对黔南科学发展,推动跨越、同步小康具有重大意义。
  当前,黔南正处在后发赶超的攻坚期,各项工作任务都很重,但在发展中也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我州生态环境是一个优势,不能在发展经济的时候无节制的破坏,到时再治理就难了。现在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有些人、有些单位法制意识淡薄、不守规矩、不讲法治,造成了生态环境保护的被动局面。对此,州政府于5月14日制定了《黔南州“六个一律”环保“利剑”执法专项行动方案》,严厉查处各类污染环境和破坏生态环境的违法行为,坚决守住生态底钱,构建良好生态环境,为创建全国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打下坚实基础。切实解决环境违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企业治理污染主体责任不落实等问题。方案主要强调落实的问题,按照全省环保工作会议的精神,不做花架子,不讲空套话。做到明确目标抓落实。要求各级政府加强对环境保护工作的组织领导,研究解决好环境保护重大问题,特别要解决好深化改革、干部队伍、经费保障、环保投入等四个方面的重大问题;要转变作风抓落实。加强环保部门领导班子和干部队伍建设,当好党委和政府在环境保护方面的“千里眼、顺风耳”;要提升管理抓落实。要求各级政府要将重大环境综合整治及生态建设工程项目、减排工程项目、环境保护十二件实事涉及到的项目放到财政支出的重要位置,优先安排落实建设资金;四要完善政策抓落实。建立有效的激励和约束机制,让守法企业在经济上受益,违法的企业在经济上付出沉重的代价。推行排污权交易,开展生态补偿试点,推广环境污染责任保险;五是强化协作抓落实。环境保护是全社会的共同事业,要求各地各部门加强协作。发改、经信、住建等部门充分发挥部门联动优势,形成环境保护的合力。希望新成立的环境保护审判庭加强和各职能部门的工作联系,服务大局、坚持法治、努力创新、大胆改革,加大案件的审判和执行力度,进一步从环保监管、生产流程的各个环节发现问题,及时向有关部门和企业提出整改方向的司法建议,督促其整改。通过法律手段,全方位地阻止破坏环境的不法行为,治理和恢复已经出现的环境污染。
  黔南州法院审判庭成立后要抓紧工作,要高举法律的利剑,敢于碰硬,不管什么单位、什么人员,只要违法犯罪,都要坚决查处,绝不手软。当前,要尽快打响惩治生态环境违法行为的第一枪,要抓好宣传,把声势造起来,扩大影响力,形成威慑力,营造珍爱环境、保护环境的良好风气,形成全方位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生动局面。
 
王亮海(黔南州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对破坏生态环境案件实行跨区域集中管辖

 

\
 

   今年4月24日,全省生态环境保护执法司法机构授牌仪式及全省法院生态环保审判工作会议结束后,我院即研究全州生态环境保护审判工作思路和工作意见,并向州委作了书面报告,州委书记龙长春及时对成立生态环境宝华司法机构作了专门批示。州委常委会听取中院的工作汇报,对我州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作出部署和安排。对破坏生态环境案件实行跨区域集中管辖,设立专门机构进行司法保护,这是一项新的工作,很多工作要探索、规范、完善。
  在案件受理方面,环境民事案件主要有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规定》中的三级案由“环境污染责任纠纷”下的七类四级案由案件,还包括延伸到因相邻关系引起的涉及环境权益案件等各类平等民事主体之间就环境权益而引发的纠纷;环境行政案件主要是在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环境权益而引发的纠纷,以及非诉环境行政案件的审查。
  在案件审理方面,我院将创新能动司法方式,主动参与环保行政部门的调解工作,使矛盾纠纷化解在诉前,强化生态环境审判与行政执法、非诉调解等环境纠纷多元化解决和联动工作,形成“政府主导、群众参与、司法保障”的环境司法新格局;对于通过巡回审判等渠道发现的环境污染,主动向污染者或环保行政部门发出司法建议或法律意见书,责令污染者停止污染,或要求环保行政部门及时处理,对于修复专业性强、难度大的污染行为,引入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机制,由有相关资质和技术的个人或者企业代替修复被污染的区域,产生的费用由被告负担。
  在今后的生态环境审判工作中,我们将依照《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和新修订的《环境保护法》规定,注重鼓励公益诉讼,扩大公众参与,有效激发全社会力量参与生态建设的积极性。在案件执行工作方面,坚持“重罚更重修复”的优化目标,建立健全以环境恢复补偿为价值取向的机制,积极探索设立环境公益诉讼基金制度,加强对公益诉讼基金的管理和使用。基金的使用,要本着“来之于公益诉讼,用之于公益诉讼”的原则,主要用于生态修复,确保环境公益诉讼取得实效。同时加大宣传力度,正面引导社会舆论,树立正确导向,向社会曝光依法处理的环境保护典型案例,发挥示范和引导作用,对于恶意炒作重大敏感涉环保案件,要正面回应,妥善应对,消除负面影响。

张金辉(省高院民一庭副庭长):让生态环境保护审判成为社会接受的优质法律产品

 

\

  贵州省的生态环境经历了“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三个阶段,反映出我省经济社会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的辩证关系。早在2007年时,清镇市人民法院和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就设立了环保“两庭”,经过多年地探索实践,已形成了较为成熟的环保审判的“贵阳模式”。现在,根据省委对全省生态文明建设司法保障工作提出的重要要求,遵循全省生态环境建设布局和规律,在省高级法院、四个中级法院和五个基层法院设立生态环境保护审判法庭,着力构建全省法院“145”生态环保案件集中审判格局,这是全省法院落实省委重大改革部署,探索建立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与行政区划适当分离的司法管辖制度”的深化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
  生态环境保护审判给予大众的是最普惠的公共产品,是件公德无量的事业,确保资源得以永续利用,经济社会得以持续发展。要温饱也要环保,要小康也要健康。因此,黔南生态环境保护审判工作,要当成事业来做而不仅仅是当成事来做。要建立健全符合生态环境保护审判特点的工作机制,配齐配强审判人员,加强法律业务知识和环境科学知识学习,注重在公益诉讼、地方立法、畅通渠道、专家建库、宣传效果等方面作些有益探索,使生态环境保护形成“党委领导、政府主导、公众参与”的大格局,让生态环境保护审判成为公众知晓、社会接受的优质法律产品。

李雪莹(黔南州中级法院副院长):生态环境保护审判庭的成立有十分深刻的意义

 

\

  今年4月24日,全省生态环境保护执法司法专门机构授牌仪式在贵阳举行。仅隔一个月,我院生态环境保护审判庭就得以较快揭牌成立,这是省法院对黔南法院工作的充分肯定,是州委州政府正确领导和全力支持的结果,是我们全面落实省委省政府“率先建成全国生态文明先行区”、省法院“145生态环保审判格局”、州委“生态兴州、环境立州”的重大决策和部署的重要举措。
  当前,我州经济社会发展处于关键时期,经济社会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矛盾日益突出,生态环境安全面临严峻挑战。我院生态环境保护审判庭的成立,正是顺应了经济社会对司法工作的新要求,回应了人民群众对生态美好的新期待,有着十分深刻的现实意义。目前,我们有几项具体工作要落实:积极采取措施畅通诉讼渠道,保障福泉市法院生态环境保护人民法庭对黔南、黔东南两州的一审环境案件集中审判格局的部署得以顺利实施,打响第一枪;加大宣传力度,与环境保护行政管理部门一同开展相关宣传活动,广泛宣传今年“向污染宣战”的环保主题;加强 机制建设,学习借鉴先进地区法院取经,结合黔南实际探索建立具有黔南特色的审判工作机制,充分发挥民事、行政审判职能作用,依法独立公开公正地审理好生态环境案件,以法律效果赢得最佳的社会效果,在黔南、黔东南大地营造珍爱环境、保护环境的良好风气,打造出响当当的“黔南品牌”。
 

 

论坛精选

更多

破解“农村剩男”危机,需要从这三个层面看

破解“农村剩男”危机,需要从这三个层面看

目前,尤其是在广大农村地区,由于“剩男”而引发的“天价彩礼”“骗婚”问题不断出现,农村剩男不仅是个体危机,甚至是一种农村危机,而且还有可能影响到城市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