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新闻发言人故意不接电话核实将处理
编辑:黄河    作者:徐隽 董鲁 皖龙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14-10-15
  10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其网站上公布了全国2995家法院3281名新闻发言人姓名和联系方式,其中最高法院1人、各高级法院51人、各中级法院445人、各基层法院2784人。

 

  记者随机拨打了30个电话,其中12个接通并接受了采访,9个无人接听,9个接通后表示正在开会或正在忙暂时不方便接听。

 

  接受采访的新闻发言人多数耐心回答了记者关于该院司法公开情况和新闻发言人制度建设情况的提问。河北省肥乡县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张晗介绍,她是今年9月10日成为新闻发言人的,该院每周有五六个案件通过网络直播。

 

  不少新闻发言人由政工干部兼任。陕西省长武县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刘孝利在政工科工作。“目前主要困难是人少,全院只有2人负责信息公开,网络平台缺乏维护。上级法院已组织对新闻发言人开展培训。”

 

  福建省长汀县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陈广生也是一位政工干部。“司法公开是为了以公开促公正,倒逼法官提高水平、提高效率,把司法晾晒在阳光下、显微镜里、互联网中,减少司法腐败。” 陈广生说。

 

  互联网时代的司法公开对法官提出了更高要求。安徽省霍邱县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周艾东说:“一些老法官不善于使用信息化工具,上网查询立案材料、案件进程,答复当事人询问时比较困难,这方面应该想办法提高。”

 

  记者拨通了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科右前旗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杜颖军的手机,说明来意后,对方说:“瞎打”,并挂断了电话。记者向福建省永泰县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林锦灼询问该院司法公开情况,他只表示:“一切按上级要求办。”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石河子市中级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王弦接听电话后说:“正在党校学习,已经一个多月没到法院上班了,不知道上级报的新闻发言人是我。”

 

  最高法新闻发言人孙军工表示:“我们的要求是,发言人在工作时间都要接听媒体的电话,为媒体记者的采访提供便利。如果发生故意不接听或者长时间不接听的情况,形成主观上的失联或逃避责任,经过核实后,我们会按照相关的职业行为规范对责任人进行处理。”

 

  针对个别基层法院新闻发言人刚刚上岗,对相关的工作不太熟悉的情况,孙军工说:“发言人绝大多数都是半路出家,从法官的岗位转到新闻发言人岗位,很可能出现不善于与媒体沟通,甚至出现语言失当的情况。我们正在研究对发言人加强培训,提高基层法院发言人的业务水平和能力。同时,还会制定发言人的职责、义务、职业规范、作风方面相关的具体规定,让全国法院的新闻发言人都更加专业。”

 

  在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发布例会制度5周年总结活动中,孙军工向在场媒体表示:“我们欢迎媒体朋友们多查岗、多监督。最高法也会安排人员进行自查。不过以后也可能出现发言人的电话号码更新的情况,这类情况我们会尽快更新,也请媒体和公众多理解。”

推荐

更多

全省司法行政戒毒工作会议召开

3月26日,全省司法行政戒毒工作会议在贵阳召开。会议全面总结了2019年全省司法行政戒毒工作,研究部署2020年工作任务,动员全省司法行政戒毒系统进一步聚焦主责主业,坚持守正创新,推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