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监狱女犯的故事
编辑:    作者:   来源:第2146期   发布时间:2011-06-02

  “妈妈,你好久回家?”每次接到儿子的电话,服刑人员李玲(化名)的心都要碎一次,泪水止不住滚出眼眶,那刻骨铭心对亲人的思念让她彻夜难眠。她为孩子的懂事欣慰,也为自己给孩子造成的痛苦悔恨、难过。

   站在记者眼前的李玲身材不高,长得很清秀,小巧的鼻子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整个人显得很文静。如果不是她身上穿着的那套囚服,你无论如何也不会将她与罪犯联系在一起,更不可想象她亲手杀死了一个年仅4岁的孩子。

4岁男孩因顽皮被夺性命

  “那天我们开车带着孩子到外面玩,”说起11年前发生的那一幕,李玲很平静,记忆也很清晰。“可车在半路上坏了,大家只能扫兴回家!”

  李玲说那天天气很热,没玩成大家都不开心。男友又外出应酬,只有男友4岁的儿子和她在家。到了晚上10点,男友还没有回来。李玲想让孩子洗漱了上床睡觉。可在客厅里看动画片的孩子就不愿意,本来心情不好的李玲见孩子这样就来气了,将他从沙发上拽起来,但遭到孩子的强烈反抗,又跳又闹还不住“往我脸上吐口水,骂人!”两人就在客厅里折腾来折腾去,谁也不让谁。气急败坏的李玲抓起沙发上的一个靠背垫子堵住孩子的嘴,把他狠狠地压在沙发上。

  “我当时是想不让他往我脸上吐口水,”李玲说,“开始时,他的脚又踢又踹,可过了一会儿就不动了。”

  听到这里,记者对将会发生的事不由得将心提到嗓子眼。李玲继续用平缓的语速仿佛在说一件与己无关的事,这让记者很吃惊。

  “我揭开垫子一看,孩子没气了!很快意识到他被我捂死了。”李玲说。

  惊恐万状的李玲决定自杀。于是拧开家中的两罐液化气瓶盖,想以死求解脱。“可没有死成。后来我就到公安局自首了!”

  一个外表文静柔顺的女子,仅仅因为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无理取闹就夺其性命,这样的反应实在太过激,也不合情理。经过记者更深入的了解,才知道这其中另有原因。

感情被骗心中窝着火

  李玲说,她入狱前在铁路上从事货运调度工作,每天接触的都是些货主、老板。

  上世纪90年代,正是国家经济大发展时期。南来北往的货物由于公路交通不发达大多通过铁路运输。发货收货,早点晚点调度说了算,李玲所在的部门自然成了香饽饽。一些货主为了早发货,早收货,免不了要“打点”货运部,“经常有人请吃请喝。”李玲说。

  由于在外应酬多,在家的时间就少,李玲与丈夫闹起了矛盾。“他常常动手打我。实在忍不下去我就提出了离婚。”

  孩子不在身边,李玲很快又交了一个男朋友。

  两人交往了一段时间,彼此感觉还可以。“都是离过婚的人,也没啥好嫌弃的。”李玲此时有了重建家庭的愿望,她需要温暖坚实的臂膊做港湾。

  然而,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打破了她的美好憧憬。

  与自己同居的男人还没有与妻子离婚!一种受欺骗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恼羞成怒的李玲向男友提出分手。

  半个月后,李玲接到了男友的电话。当她到一家酒店见到他时,他身边还坐着他的两位朋友。他们见着李玲竟毫不避讳地当着其男友说:“你为她离婚,不值得!”李玲听了很不爽。

  与妻子离婚后的男友与李玲重归于好,但这些叠加起来的种种不愉快让她隐约感觉他们之间的感情“靠不住”。因此,她一直未与男友到民政部门办理结婚登记。这也为后来悲剧的发生埋下了伏笔。

  “那个娃娃每次从他妈妈那里回来都要骂我,很恨我。我知道是他妈妈教的。”李玲11年后对这件事仍没有忘记。

  李玲终于在那天,将新仇旧恨转化为怒气发泄在孩子的身上。

监狱干警点燃生的希望

李玲因故意杀人罪被法院判处死缓。2001年,31岁的她入狱服刑。她觉得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哀莫过心死。想着自己给几家人带来了不幸,深深的愧疚使她觉得自己对不起父母、儿子和男朋友。李玲绝望、苦闷,自暴自弃,经常与同改发生矛盾,对狱中的教育改造很抵触。

  李玲的这些表现被监狱干警看在眼里,他们一次次耐心开导她,鼓励她不要放弃,使她冰冻的心渐渐融化,并在内心深处划出了一道道渴望生的音符。慢慢的,李玲变了,她想生,她想获减刑,她想回家孝顺父母,抚养儿子,弥补对亲人们的歉疚。

  重新调整人生坐标的李玲说:“心里平静了!做事也积极了。”

“妈妈,你好久回家?”

  在采访中,李玲每次提到儿子,都禁不住掉泪。

   她说,儿子从小学习成绩很好,但是承受不了自己妈妈入狱的巨大压力,16岁就离开家乡到外地的一所技工学校学习。“如果我不出事,他一定会考上大学的!是我把孩子毁了!”

  现在李玲的孩子已经20岁,并且有了工作。李玲告诉记者,他与儿子经常通亲情电话。“我们聊生活、聊学习,诉说思念,互相鼓励。”每次电话末了,儿子总会说“妈妈,你好久回家?你放心,我不会学坏的!”

  经过多年的监狱教育改造生活,李玲说她想明白了很多事情:自己作为一个母亲,理解失去孩子的痛苦,对当初的行为后悔万分,“如果当时冷静地面对眼前发生的事,就不会有后来的悲剧,也不会造成几个家庭的痛苦。”

  李玲说因自己被判刑入狱,母亲生病去世她不能送终;儿子放弃了学业早早外出谋生;一直在鼓励自己积极改造,勇敢面对人生的继父现已70高龄,却没人在身边照顾。这些成为她终生的遗憾,是她永远也无法弥补的痛。

  “继父和儿子是我的牵挂,是我生活的支撑和动力。我不能让他们失望!我要争取在继父有生之年为他养老,还要照顾好孩子,尽一个女儿和母亲的责任。”李玲说。

  李玲因在狱中表现积极,获得了3次减刑。她说,到2015年,就可以刑满释放回家了!

□ 记者  馨兰

 

推荐

更多

全省司法行政戒毒工作会议召开

3月26日,全省司法行政戒毒工作会议在贵阳召开。会议全面总结了2019年全省司法行政戒毒工作,研究部署2020年工作任务,动员全省司法行政戒毒系统进一步聚焦主责主业,坚持守正创新,推动